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神话版三国TXT下载 > 神话版三国 > 第四千三百零七章 搭上线了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四千三百零七章 搭上线了


    “徐哥?”一个四十多岁的百夫看着面前有些眼熟的壮汉,瞅了好久之后,认出来这人是徐元。

    “啊,什么事?”徐元侧头回了一句,然后意识到不对,今天他不叫徐元,他是来帮他兄弟当替身的,当即胳膊壮了一圈,将一旁的百夫长劝导到了路旁,“老弟,你别乱叫啊,我今天叫张坊。”

    “懂懂懂。”被徐元超级粗大的胳膊遮住的百夫连连点头,然后在自己面上一抹,变成了另一张脸,徐元看了看,“是你小子啊,好几年都没见了,我去,你叫那个,那个马骋是吧,还是太尉起的名字。”

    “对对对,我也是帮兄弟来看看情况的。”马骋连连点头,“老曹这事干的不地道,虽说大公子连夜晚进军营和涉及此事的弟兄们商谈,但难免还是有些让人滴咕,我寻思着让他别来,我来看看情况。”

    “我差不多也是。”徐元听到这话,面上的笑意收敛了一些,“说起来,你没去恒河那边吗,我才从恒河回来,回来就遇到这种事情,心累,老曹能不能好好当个人啊。”

    “没去成,在路上被人锤了一拳,醒来大军都走了,我也就没去了。”马骋很无奈的说道,“听说那边打的很激烈。”

    “嗯,非常激烈,你没去是对的。”徐元点了点头说道,“我过去还是让一个懂光影的哥们把我的小老弟变成了我,结果回来小老弟的岳丈全家就被杀了,我看他在气头上,刀都掏出来了,按住他了,否则昨天晚上估计就要出人命了。”

    曹昂的行为是正确的,但曹昂逐一去谈其实也冒了很大的风险,昨天晚上直接动手的百夫长有好几个,若**韦护着曹昂,而曹昂又没有伤人,今天这聚会无论如何都搞不起来。

    有一说一,开诚布公的谈确实是好办法,但是开诚布公的谈,也让这些百夫长有了串联的时间,现在来的这些百夫,有三分之一都不是本人,而是其他的弟兄用千奇百怪的办法代替对方来的,而不管是来的,还是没来的,基本都做好了奋死一搏的准备。

    说实话,能给面子过来谈,已经是看在曹昂昨晚的行为上了,但凡昨晚激进一些,或者没有将该说的告诉这些人,亦或者让这些人自行调查到这些事情,就不是目前这种局面了。

    “老徐。”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比徐元年纪还大一些的百夫按住徐元,“你怎么没穿甲胃?”

    “谈个事情还用穿甲胃?”徐元有些不解的说道。

    这就很明显的暴露了徐元的政治头脑。

    “听哥一句话,穿上吧。”以前和徐元在一个什的老兄弟拍了拍徐元的肩膀,“这事没这么简单,对于大公子我多少还是信得,但是对于曹公啊,这么多年经历的事情,你也心里有数。”

    “万一真出事了,也有个照应。”马骋也紧跟着开口说道。

    “有这么严重吗?”徐元眉头皱成一团,“我看大公子昨夜挺诚恳的,就他那样的人,没必要骗我们这些家伙吧。”

    “人死是不能复生的,所以接下来能商议什么?赔偿?不,核心是安抚我们,那么多世家都灭门了,在乎多灭几个人吗?只是因为我们涉及的范围太广,不好消灭啊。”已经明显有些苍老的田仲很是无奈的说道,他活的时间长,见的也多。

    说实话,但凡有个别的营生手段,田仲都不想当兵,毕竟当年他可是见过各地是怎么对付他们这些大头兵的,后面愿意信那是因为刘备和陈曦十年如一日立起来的国家信誉。

    可要说因为这个信曹操,说实话,田仲是信不过的,他在曹操这边真就是当兵吃饭,没什么太多的想法,没走也是因为年纪大了,队友都是熟人,跑了没啥意思。

    故而该有的防备田仲也都做了,他来之前已经前前后后拜托了近百名百夫长,没办法,活的时间长,当前五十岁的田仲,有三十多年都在军营,结识的百夫长确实是不少,有不少都是过命的交情。

    “这样啊。”徐元被田仲这么以提点,也明白了过来,“我进城去借一身装备,虎卫军的装备我穿上刚刚好。”

    田仲看了看徐元没说什么,曹操麾下的老兵基本都是苟命类型的老人,这也是为什么曹操出国之后,打来打去,很少出现结构性崩塌的原因,因为大多数百夫长都能从惨烈的战场上活下来。

    同样,这也是为什么曹操麾下军团的战斗力一直在稳步提升的原因,百夫长的经验真的都挺丰富的。

    等坎大哈城门开了之后,一群百夫长在领头几个大老的带领下顺着城门走了进去,不过在进门的时候,这些人多少也有些紧张,毕竟这次的事情,有些脑子的百夫长都知道,不好下台。

    甚至有一些百夫长在进门的时候,多少都有些后悔,毕竟在他们看来进来容易,出去难,而且大多数的百夫长来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因为他们岳丈被莫名其妙的灭了满门。

    田仲因为年纪大,而且威望也高,毕竟他在军营混了三十多年,带出来了不少的百夫长,现在还活着,还在军营的就有十好几个。

    因为是战场,而且是老兵带新兵,基本都是过命的交情,所以大家也都信得过田仲,所以田仲走在前面。

    而田仲寻思着自己虽说没直接涉及这件事,但这次自家兄弟被波及了,顶头就顶头吧,至于事后被清算的问题,田仲也做好了准备,我都五十岁了,这次搞完,拍拍屁股回中原得了,听说中原有不少专门给他们这些**级爵位的百夫长养老的工作。

    以前不走,是因为有很多的老兄弟,这次田仲寻思着这么大的事,就算按住了,恐怕也会有一群百夫长离开,到时候一起走,回去的路上也是一个照应,人多了也不容易出事,就算老曹没脸没皮,事后清算,人多了也不怕。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田仲也没了顾忌,反正退路也想好了,有啥好怕的,人生在世,总得干点正经的工作。

    等这群人进城之后,经历了坎大哈灭门事件,还存在的世家也都多少派了个自家子弟去城门口,倒不是接这些百夫长,而是他们也意识到陈曦下的那个看不出来意义的命令,其实是在给他们上保险。

    虽说这等保险,也就是他们大规模的完蛋之后才有意义,但死后有人给自家报仇,也好过被仇人在自家坟头蹦迪好啊,所以在事后确定了这件事的真正意义之后,这群人多少也就开始关注这事了。

    尤其是那些娶了世家名义上女儿的百夫长一个不少的来全之后,各大世家就更感慨了,有一说一,他们家要是遇到这种事情,真的会选择冒着生命危险出头吗?大概率不会!

    这么一对比,还在坎大哈的世家对于这个保险索的强度更有信心了,唯一肝疼的就是,这保险索没办法反向利用,但凡有个机会,如此强度的保险索能完成捆绑,那可就太好了。

    可惜不行,一群世家连夜研究,最后发现陈曦连个后门都没留,这就很难受了,不过随后也就接受现实了,毕竟是陈曦,这么多年,大家也都习惯了,想要太多没可能,但也不会祸害你,还是听话得了。

    故而在看到百夫长们真来全之后,还在的世家都派了一个能代表自家的子弟去门口候着。

    虽说昨晚在那些倒霉的世家灭门之后,剩下这些家族在接手后续利益的时候多少有些感谢那些被灭门的家伙,并未对这些倒霉孩子展现出丝毫的怜悯,甚至所谓的流眼泪,也近乎是鳄鱼的眼泪,并没有什么真正的沉痛哀悼的意思。

    可在面对这些百夫长的时候,这些世家又明显的表现出了尊重,说实话,这群家伙对于死掉的那些世家都没有现在这份尊重。

    秦汉世家这个集体,多少有那么一些扭曲,看不起那些中下层的将校士卒是真的,但也不妨碍当这些中下层将校真正践行信义的时候,他们又展露出自己对于信义的尊重。

    不过当这群候在这里的世家子弟看到这群百夫长的时候,多多少少有些眼熟,毕竟143名百夫长之中有三分之一以上都是找别的靠谱的兄弟帮自己顶一下,或者某些大一些,更靠谱的老哥按住他们,代替他们过来,导致各家都看到了自家的熟人。

    这就更邪门了,相比于百夫长们只是认为自己做自己该做的事情,更懂政治,也更明白人心的世家子们很清楚这种行为意味着什么,意味着143名百夫长会牵连出来更庞大集体,以及中下级将校比他们想的更坚持信义,仗义每多屠狗辈的事实写照就在眼前。

    “姐夫。”陈留卫氏的年轻人直接传音给徐元,这次完全不像以前那样,起码声音里面多少有几分真诚了。

    徐元是最早那批相亲的老兵,元凤年前的百夫长,不过现在也就是熬资历,没可能千夫长的那种典型,所以陈留卫氏也没怎么关注过自家这个女婿,若非陈留卫氏多少还算大气,徐元每年年节还能去几趟,陈留卫氏的年轻人都不认识徐元。

    毕竟真要说,双方就不是一个阶层的,没啥好交流的,徐元每年去陈留卫氏,多少都有些坐不住,总觉得自己一个莽汉就不该来这种奢华的地方,每年吃完饭就走。

    不过就算如此徐元看陈留卫氏也多少挺顺眼的,毕竟他娶的是确实是卫氏的女儿,而且卫氏有钱,当年嫁妆给的挺厚,这些年也就去卫家年节吃席,卫家人看他的时候用鼻孔看看。

    徐元本着一年也见不了三五次,外加自己一个老农出身能经得住这种眼神,随他们去吧,乐,反正老婆真香,儿子老健壮,极其满意,至于其他的,他用鼻孔看我两眼,我也不会掉两斤肉。

    说起来当年元凤年前那一波,陈曦勒令各大世家凑女儿给精英百夫长相亲那次,是有史以来质量最高的一回。

    一来那次各大世家基本都有适龄的庶女,二来要给陈曦面子,也就没滥竽充数,所以那一次结亲成功的全都是世家女。

    这也是为什么孙二、江广、徐元这些元凤前就是精锐的百夫长,娶的老婆都是世家女的原因,那是真的大放送。

    之后基本就没有这种机会了,一来没有那么多的庶女,毕竟大多数的家族没办法和邓氏、张氏、甘氏这种奇怪的家族对比,另一方面家生女能湖弄的话,各家也需要考虑成本的。

    毕竟靠谱的庶女那可都是族学教出来的,可都是有教育成本的。

    徐元这些四十岁,三十多岁的家伙,都是占了一波年龄的便宜,之后就没有这种好事了。

    故而徐元听到一声姐夫还愣住了,自家那婆娘虽说真的是卫家女,但卫家没人会叫自己姐夫啊,扭头看了看,还真是自家小舅子,虽说以前没这么招呼过,但印象中也确实是小舅子。

    “呃,我该叫你什么?”徐元愣是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傻不愣登的问了一个问题,这可是卫臻,是卫兹的嫡长子,卫家的下代家主,人招呼我一声姐夫,我到底接不接?我不配吧。

    卫臻可能也是意识到了徐元的尴尬,当即传音道:“您就叫我公振就可以了,堂姐毕竟是大伯的女儿,无论如何都是一家人。”

    这下把徐元给整的不会了,而这个时候各大世家来门口候着的年轻一代已经疯狂的和自家的亲戚联系上,虽说言语之间还有曾经的高傲,但多少也有了几分看亲戚的意思。

    毕竟被派来的都是精英,而就今天这个情况,自家要是没啥理由出事了,这些人真敢玩命,就凭这一点,没脑子才会继续高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