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经管小说 > 官途之透视眼TXT下载 > 官途之透视眼 > 第一章 女友出轨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章 女友出轨


    “曾经年少爱泡妞,一心只想抱美眉,摸遍双峰和溪水,一路啪啪肾不亏……暮然回首身已老,三天一次腿还软,才明白啪啪真谛,最伤最痛是阳痿……如果你不曾阳痿,你不会懂得我伤悲,当我口中有水 别说这是口水,就让我忘了这一切,啊 给我一杯壮阳水,换我一夜不下垂!所有俊男美女,任我狂靠猛推!……”黄小强哼着老板改编的《壮阳水》,在郊区的一家养猪场喂猪!

    “滴滴滴”黄小强n年前花两百五十元买的黑屏诺基亚响起来。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

    “喂,谁呀?”

    “请问是黄小强吗?”

    “是我!”

    “省级公务员考试,经过笔试、面试、体检,你被录用了!请三日内到县委组织部报到!”一个女子的声音。虽然说着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话,但是声音甜美!

    “啊啊!好的,好的!一定很快来报到!”黄小强的恼火一下子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感到电话里那个女的,简直就是仙女唱了一支仙曲一样悦耳动听!

    “滴滴滴”刚刚挂断的电话又响了!“这段时间你哪里去了?”电话那边劈头就问。

    原来是她!黄小强有个女朋友叫赵宣翊,大学时候谈的,秦川市区人,高挑白皙,皮肤吹弹可破,十分妖娆。黄小强花了很大精力才追到的,不过,推倒之后,这妮子就很迷恋黄小强了,这不,在这边喂了几天猪,没给她打电话,她就开始追问了!

    “我工作呢!”由于养猪这事儿毕竟不是多么有面子,所以,黄小强没给她说,不过这回有的吹了:“告诉你一件天大的喜事!”

    “我知道了!”那边赵宣翊却淡淡地说。

    “你都知道了?不会吧?我要说的是我考上了公务员,刚才打电话叫我去报道呢!”黄小强还沉浸在终于有了工作了这种强烈的成就感中。

    “我们分了吧!”那边迟疑了几秒,声音不大,说出了这话!

    “啥分了?”

    “就是分手吧!”那边赵宣翊无比坚定的说!

    “为什么?”黄小强觉得老天给自己吃了一块糖,接着就是一大耳刮子闪过来。

    “小时候,我们玩就玩了,现在毕业了长大了,就要生活!人是生活在现实中的!我总不能跟着你去喂猪吧?”赵宣翊还是很平静的说。

    看来自己喂猪这点事儿,赵宣翊还是知道了,黄小强说:“可是我……”

    “你是说你现在考上了公务员是吧?我知道这事儿。173小说网虽然说你考得很高,是整个秦川地区的第一名,可在那个场场干,是要有能量的,伤你的话我就不说了,你好自为之!”赵宣翊说完直接挂了电话,不给黄小强还嘴的机会。

    “好吧!”黄小强在人家挂断电话之后,还是自言自语一句,他的脑子里空白了一秒,觉得头上绿油油,赵宣翊一定是劈腿了,给自己扣了一冒,然后和自己分手。找赵宣翊这种女的,自己挨一绿帽的概率很大,黄小强有心理准备,不过还是觉得窝囊的很!就找小老板陈海空喝酒。

    这个养猪场是给秦川学院的食堂供应猪肉的制定场子,黄小强上大学的时候,勤工俭学,曾在食堂帮忙,经常拉猪肉,所以他跟这里的小老板混熟了。大学毕业,黄小强成了待考生,在学区租个房子,看书考试。不过生活还得继续,继续跟母亲要钱过活的话,黄小强觉得太难为情,母亲辛辛苦苦摆个早餐摊子挣点钱,供自己上大学,已经十分不容易了,毕业了,有本事没本事,养活自己这事儿得自己来!

    但是,转了一圈,发现找工作之难,简直比上蜀道还难,难于上青天!好在养猪场的小老板说黄小强是个豪爽人,对自己胃口,可以过来养猪,干多干少是个意思,也算是个工作。黄小强二话不说,就过去养猪了!

    每天喂猪、冲洗猪,脏是脏一点,不过也不累,因为繁杂的活也不让他干,闲下来还可以在养猪场后面的山上看看书。不过大多数时间,黄小强喜欢和小老板还有几个女工坐着吹牛说段子,甚至听小老板唱他的名曲《壮阳水》,看他捏这个女工的屁沟蛋子,摸那个女工的奶蛋子,揩油揩得不亦乐乎。

    一喝就是一下午,黄小强醉了,就睡在小老板的窝里,小老板回家去了。黄小强是被渴醒来的,起来之后觉得嗓子冒烟,人也热得不成,可能是下午和小老板吃了狗肉火锅的缘故,他于是开灯找水,结果灯也开不了,幸亏月光照进屋子,黄小强找到水壶,居然半滴水都没有!玛的!黄小强骂一句,就来到院子里抽井水,才记起灯开不了,是停电了!

    于是,找到一个铁皮桶,拴了绳子,揭开井盖打水。水桶吊下去,折腾了半天,打了水上来,一看,水居然很浑,倒掉重打,折腾了四五次,第五次打的水还是混浊的,黄小强气的没办法,就把这水提进屋子,想着澄清一会儿弄点烧开喝。

    翻了几个抽屉,终于找到了蜡烛,点燃了,不经意瞥了水桶一眼,居然发现这桶水底好像有个闪光的东西!什么东西啊?黄小强伸手就捞!

    “唔靠!不是吧!”

    拿在黄小强手里的,赫然是一尊小小的佛像,闪着金光,一点都没有锈蚀的痕迹,可见这是真金的!黄小强心里只有一个概念!这是要发呀!

    他擦拭着这小小的金佛,心里盘算着,这要只是一块金子,也就一二百克,算不得什么?可是这要是个文物的话,那就发大了!黄小强仔仔细细注视着,凑近燃着的蜡烛一看,佛像的背面,居然有字,而且是篆体写的!好在黄小强学中文的,有点古文底子,看懂了上面字!“趺坐清心诵咒,可神游八荒!”下面有更小的字,居然是是外国字,半点都不认识!

    黄小强兴奋起来,藏好小佛像,就连夜回到了学区自己租的小屋里。因为他觉得等到天亮,大家都来了,这玩意没地方藏,不好弄。

    回到出租屋,黄小强打开电脑,连上网,想起那小佛像背后的字,既然刻在佛上,估计应该是梵文!他于是在网上搜索了一下梵文对照表,把佛背上的咒语抄下来,慢慢对照,几乎花了一夜时间,才弄出来这个咒的读音,唵 帕 摩 无 许 尼 夏 毕 玛 雷 吽 呸!

    黄小强也不知道这样读对不对,想着神游八荒,于是就供在桌上,自己趺坐而坐,长长吁一口气,排除一切杂念,默念唵 帕 摩 无 许 尼 夏 毕 玛 雷 吽 呸,念了许多遍,迷迷糊糊好像睡着了,好像做梦了。

    他看见了刚刚和自己分手的女朋友赵宣翊!在一家宾馆的大床上,赵宣翊不着一丝,马趴着,闭着眼,张着嘴,斯哈斯哈的吸气!他的后面,一个四十岁上下的男人,噢噢的吼着,啪啪的打得正欢!显然,这对狗男女,马上就要达到一个大潮!

    黄小强很惊异,很愤怒,一切都很清晰,色彩鲜艳,不像是梦,他愤怒地想喊,却喊不出来,自己却醒来了,还是坐在桌前!这看见的事情难道是真的,那个男人的脸还真真切切的映在脑子里,可黄小强从来没见过他!

    这必须要证实一下,要这个不是梦,是真的的话,这可就好玩了!黄小强于是拨了赵宣翊的电话过去!可惜已经关机了!看来多半是真的!

    好不容易天亮了,黄小强还是睡意全无,洗了一把脸,就急着要证实这件事情,给小老板打个电话,说自己有点事,今天请假,完了又拨通了赵宣翊的电话,说自己想和她见个面,分就分的正式点!

    赵宣翊答应了!两人很快在一家西餐厅见面。但是,在那里等他的人,不止赵宣翊一个,还有一个瘦高个男的!显然,这小子不是黄小强梦里见到的老男人,这小子痩是瘦了点,不过还算精神!

    “虽然眼前这小子不是梦中和赵宣翊啪啪的老男人,不过既然来了个瘦高个,这就说明,赵宣翊这丫的还是给老子戴了绿帽!”黄小强心里窝火地想。不过他还是控制着自己,对赵宣翊道:“好吧!这事儿你应该给我早说!不过也好,祝你幸福!”

    黄小强转身就要走,想不到那个瘦高个却把自己的后领抓住了!瘦高个说:“小子,你来挑事,就这么想走了吗?”

    “那你要咋地?”黄小强低头一个转身,那小子差点就被带倒了!黄小强举拳就要打,想想还是算了,没这个必要,自己得尽快脱身,赶着去报到上班呢!瘦高个站稳,却又飞腿来踢,黄小强终于怒不可遏了,你他玛的给老子戴了绿帽,老不找你算账就算了,居然还这么欺负老子,不揍你天理何在!

    黄小强偏头躲过一脚,跟进只一拳,打在这小子的肋骨上,但听嗑的一声,想必是肋骨断了一根!黄小强大学的时候没事就打了四年沙袋,而且跟着一个资深的武术老师学散打,到了现在,打人往往能一招制敌!

    看着瘦高个蹲下去,脸色蜡黄,呼吸不畅,黄小强终于觉得出了一口恶气,转身就走。离汽车站不远,他打算步行到汽车站,坐车去岭北县报到。

    走了一会儿,突然听到身后摩托的马达声呼呼响起来,回头一看,草!好阵势,三五辆摩托各载着二三人,飞驰而来,黄小强忽然才反应过来,这他玛是那瘦高个的人!冲着自己来的!

    然而这个反应有些慢了,但觉耳边风呼的一声!头上被一个棒状物狠狠打了一下!黄小强就昏过去了!

    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赵宣翊在身边,她说:“你终于醒了!医生说没有脑震荡后遗症,你放心吧!没啥大碍,我走了!”

    黄小强看着她的背影,看着她乌黑的秀发,似乎一个恍惚,就看见了她的记忆!看见她走在街上,突然那个瘦高个就追了上来,笑嘻嘻的说:“宣宣,我以为你喜欢的人是个啥样的人呢?这些日子,我专门派人调查了一下,原来他居然是学区那边郊区一个养猪的伙计!哈哈哈,你的这个口味还真独特啊!那小子除了一身腱子肉,看上去五大三粗的,再有啥好的啊?”

    “不!他是秦川学院毕业的大学生,怎么会是养猪的伙计呢?”赵宣翊虽然对这个瘦高个爱理不理的,但还是反驳了一句。

    “你看看吧!”瘦高个拿出一个苹果土豪金,给赵宣翊看了照片,照片当然是黄小强在喂猪!

    “秦川学院的大学生喂猪正常了!北大清华的都有杀猪卖肉的呢!现在社会,是个圈子,穷人圈里的,不管你上什么大学,那最终还是个穷人!”瘦高个叭的点一支烟,傲气地说!

    赵宣翊的脸色显然有些变,不过她还是辩解道:“他考了公务员,成绩很好,不可能一辈子喂猪的!”

    “我有办法让他一辈子喂猪!”

    -- fuck ad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