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经管小说 > 官途之透视眼TXT下载 > 官途之透视眼 > 第八十五章 奇怪的山谷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八十五章 奇怪的山谷


    这一回黄小强醒来的时候,却到了一间陌生的屋子里,睁眼看到的赫然是木质结构的屋顶,屋顶上是一根根的椽子!这是典型的乡下木结构房屋的屋顶,接着就看到一大把白胡子和白头发,白胡子和白头发中间,是一个红彤彤的脸,脸上是一个慈祥的温暖的微笑!

    “小娃娃,别动,别翻身,前面扎着针呢!”

    “您是?南伯伯呢?”

    “他吃不准你的病,给你续了命,把你拉到我这里了,我是那小子的师父!你安心的睡一觉吧,再睡醒来,你的病就好了七八分了!”白胡子不由分说,就把一只药丸塞进黄小强的嘴里,紧接着就给黄小强灌了一口水,黄小强要说话,白胡子摆摆手,黄小强只好闭嘴,过了一阵子,瞌睡来了,迷迷糊糊就睡着了。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

    这一觉睡得十分香甜,梦见自己居然睡在衡谷御鼎山碧波粼粼的湖水中,漂浮在水面上,就是不沉下去,面朝着蓝天,看着白云一朵朵从远方飘来,又飘向了远方,有飞鸟大群大群地飞过去,有花香飘来,沁人心脾……

    “一二三——醒来!”黄小强听到这声音的时候,就睁开了眼睛,看见白胡子手里拈着一根银针,旁边站着机床厂家属院一栋一单元一楼开诊所的神医南山牛,还有几个人,从老到小,男男女女,七八个人围着黄小强。

    “师父神了!您这一针下去,他说醒就醒啊?”问话的是一个白白净净二十出头的小伙子,看上去一尘不染的样子,像是天上下来的人物,不染人间凡尘。

    “那是自然!算好了的,药性一过,这时候一针下去,毒就散了,他自然就醒了!”白胡子笑呵呵的,看上去像个孩子一样得意。

    “师父您的剂量我看了,当时我那里也有药,我不敢下药啊,怕掌握不好剂量,害了人家娃娃的性命!这才一看,您下的量,和我准备要下的不差毫厘啊!”南山牛说话一向很慢,这也是大家叫他南山牛的原因。秦川南山产黄牛,性子极慢,由于这神医姓南,天生一副慢性子,机床厂家属院的人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叫这神医为南山牛,到黄小强这一帮孩子起来的时候,人们早已经把他的本名给忘了,黄小强只知道他就叫南山牛。

    “你呀!”白胡子像是老师揪小学生的耳朵一样揪住同样一把黑胡子的南山牛的耳朵,骂道:“天生一副牛的性子,慢吞吞的,行医的对自己的医术没有信心,临危不敢下个决心,你就注定是个误人的庸医呀!”

    “师父教诲的是!”

    “唉!你看看你这一大帮的师弟师妹们,现在随便拉出一个,都比你强,人家都比你有天份,你好好在琢磨去!”

    黄小强好奇地听着白胡子骂南山牛,白胡子却转向了他,道:“起来吧,小娃娃,你没啥大事了,雪见,去给这个小娃娃弄点吃的来!”

    雪见?唐雪见,这不是仙剑奇侠传里的人物吗?黄小强好奇地看着一个水灵灵的小姑娘出去了,翻身起来,觉得自己身体轻多了,也感到饿得慌。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

    “谢谢老爷爷搭救!”黄小强给老人鞠了躬,老爷子很高兴,说,“这个娃娃不错,你身上的伤咋回事来?里面包浆个脓包,差点要了你娃的小命!我看你的伤口是烧结的,谁给你胡整的伤口啊?”

    “我被人射了一箭,为了止血,学着电影里的人,自己拿烧红的木棍烧结的!”黄小强一直以为这是男子汉的举止。

    “瞎胡闹!这不是瞎胡闹么?这样过一段时间,里面熟脓了,邪火犯了心脉,不要命才怪!现在好了,都给你弄好了,快出去吃东西吧!”

    南山牛就领着黄小强出了屋子,阳光下的院子,菊花开的金灿灿的,院子外面是长满竹子的山,各种鸟鸣,听不见半点儿都市的喧嚣。黄小强领在一处石桌石凳的地方坐下来。

    “南伯伯,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到了这里呢?”黄小强担心林紫晨着急自己,下意识地摸摸口袋,却发现自己的穿的已经不是原来的衣服了,穿的居然是粗土棉布的衣服。

    “你的手机在这里!”南山牛把手机递给黄小强,“这里没有信号!你是担心家里人着急吧?我给你妈说过了,她不会担心的!你的车子我骑来了,呶,在那放着呢,要不是这车子,还真不知道怎么才能把你送到这里来!”

    “呃!”黄小强想想还是没有说林紫晨的事情,“这是哪里啊?”

    “这是药农谷!在茫茫大秦岭中。哦,饭菜来了,你吃吧,我进去听师父的教诲去!”南山牛不再跟黄小强解释药农谷了,转身进屋去了。

    “呶,正好是午饭时候,饭菜给你热着呢!吃吧!”那个叫雪见的小姑娘端着饭菜,放在石桌上。就是一盘不知名的青菜,一大碗米饭,一碗汤。

    黄小强确实饿了,端起碗来就往嘴里扒拉,小姑娘雪见笑眯眯地看着他,道:“你慢点吃!喝点汤,小心噎着!”

    黄小强端起汤,美美的喝了一口,道:“你怎么叫雪见呢?”

    “我就叫雪见啊?我不能叫雪见么?”

    “哦,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前面打过一个游戏,里面有个女主角叫雪见!”

    “雪见是一种药!我师父说,我是从雪见草丛里面捡来的,于是就叫我雪见了!雪见草,味苦,辛,性凉。归肺、胃经。清热解毒;凉散瘀;利水消肿。”雪见笑笑的说。

    “哦,原来是这么个由来!”黄小强继续扒拉着饭菜,不一会儿就吃完了,就要舒展一下舒展一下手臂。

    “别动!你肩胛有伤!昨天割开了,现在麻着呢,过几天才能好!”雪见制止了黄小强的动作。

    “你师父真是神医圣手啊!我一点都感觉不到疼!”

    “那是天酥散的作用!”雪见收拾了碗筷,这时候,屋子里的人都出来了。

    “这个待会儿凉温了就喝了!”南山牛端着一碗汤药,放在石桌上,大家都坐下来了。

    “小娃娃,你肩胛的这伤疤,是你自己烫结的?”白胡子问道。

    黄小强点点头。

    “看看,这个小娃娃就比你有天分!对自己下得去狠手,肯定就能对别人下得去狠手,你不下狠手,怎么能救人呢?”白胡子转向南山牛,又开始教育了。

    “小娃娃,不知道你有没有心思跟着老头子我学医,悬壶济世?”白胡子突然来这么一句,让黄小强很是诧异。

    “我?”黄小强看看南山牛,道,“我对医学一无所知啊!”

    “嘿!谁打自娘胎里生出来就懂那些虫虫草草的,都是学来的!你脉象中似有异禀,是个学医的好料子!”白胡子笑眯眯的,脸上连一个褶都没有,看上去像个长了白须白发的孩子。

    “我……现在干着公家的事情,怕是没有时间学习啊!老爷爷,我有一事相求,不知道您老能不能答应?”

    众人都奇怪地看着黄小强,白胡子笑道:“你不答应我,却要我答应你事情,你哥小娃娃真是有意思!有意思!”

    “是这样的啊,老爷爷,您是神医圣手,您有这么多的徒弟,能不能请一位去给我帮帮忙,我是一个小镇上的公务员,在一个村子里面搞了个项目,养了些动物虫子什么的,有很多都是药用的,想请人帮着指导一下这些药物的手机加工炮制什么的,要是以后发展的好,办个制药厂什么的,得有圣手配药才是,这样才能确保药物的疗效,不至于耽误了病人是不是?”我说说我干的事情啊,黄小强于是滔滔不绝,把自己搞的特种养殖项目的前前后后给在座的各位都介绍一遍。

    “哦,照你这么说,你拼命干这些事,就是为了让一方的老百姓富起来啊?”

    “我是这样想的,老爷爷!我也是穷人出身,帮助穷人富起来,是我一辈子要做的事情!”

    “你个小娃娃,别叫我老爷爷,你看看我的脸,有那么老吗?再说了,我有名字,叫做田七!”

    田七?又是个药名!这家子看来都是些药迷啊!连名字都是药!

    “您鹤发童颜,看上去一点儿也不老!您看您,脸上一道皱纹都没有,而我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就比你多这么些抬头纹呢!”黄小强笑道。

    “早这么说就对了!小娃娃你做的事情,和我们有些相似之处啊,都是在帮助穷人!想法不错!不过,你得拜我为师,这样你才能名正言顺地请你的师兄师姐出去给你帮忙!”田七老爷爷邪乎的话,到是说的一本正经。

    “那好!我就拜您为师!不过,这也要实至名归,我以后一定利用业余时间好好学习您的医术,不做您名不副实的徒弟!要是真的能请师兄师姐过去,我一定向他们虚心请教!”黄小强脑瓜子灵,一下子就想了这个说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