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经管小说 > 官途之透视眼TXT下载 > 官途之透视眼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玩洪皓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二十八章 玩洪皓


    “你干什么,”余琴可怔怔地看了一会儿同样发呆的黄小强,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就这么问了一句。173小说网

    “我我我,信步走走,锻炼身体呢,小余你早啊。”

    两人心里早都翻江倒海了,可是表面上还是很平静的样子,也都尴尬而淡然地笑笑。天色渐渐亮了,黄小强发现这小妮子一夜之间形容憔悴了许多,眼睛红红的,眼皮有些微肿。

    黄小强也不敢再问什么,只是走在她的身边,默默地陪着。过了好一会儿,又从村西走到了村东的村部小二楼。

    余琴可突然说:“昨晚感冒了,身体有些不舒服,走得急了点,有事情忘了给你沒说,今天,咱们就设计把那个洪皓引出來,揍一顿,你看怎么样,”余琴可终于还是压下了自己内心的翻涌,恢复了平静,回到工作上了。

    黄小强原本想到的很多话,都说不出口,现在终于可以不用再说了。

    “你心中难道有了定夺,”

    “当然有了。你听着,看看我的计策如何。”余琴可就把自己昨天想了一下午,晚上准备给黄小强说却沒说成的那个计策现在说了出來。

    黄小强点头又摇头,听了觉得可笑,觉得冒险,细细想來,又觉得可行。

    “怎么样,”余琴可慢慢地从情绪中走出來,恢复了往日的神采。

    “这样我们万一玩不好,可就砸了,要知道这不是游戏,我们将直接面对恶霸强权,甚至还有暴力机关,你觉得玩得转吗,”

    “你只管组织一些强悍的村民,负责揍他就好了,媒体方面的事情,我联系。你不用管,这个事情自始至终,我是主角,洪皓是主角,你连个龙套的角色都沒有,你怕什么。”

    余琴可执意要玩死这个洪皓,那就好好玩吧,反正你家老子抬抬小拇指,也能把洪雷夫压住,你玩得起。黄小强心里道。不过,洪雷夫这么些年屹立不倒,张赫、刘万文、常小娥的事情,涉及人命,都能悄悄的掐灭了,可见这个老家伙后面还有一条更大的鱼,也不知这条鱼的能量如何,如果眼前的事情被余琴可玩起來,会不会是一条导火索,扯出大鱼们之间的撕咬,不管了,无论如何,余景宸在沙省的存在,那还是天神一般的,不是随便的小鱼小虾就能撼动的,只要余琴可在清源镇,羊石项目就是安全的,自己的这点心血就不会付诸东流,那就随便他们整去吧。173小说网

    “那好,我就不跑龙套了,虽然揍人这种事情,我很拿手。我找几个强悍的存在揍他便是。”

    一切事情都如预料的一般发展。第二天的羊石游客中心,依然游人如梭,熙熙攘攘,栖心阁和春化堂还是人满为患,并沒有因为昨天的那个所谓服务人员伤人事件而受到任何影响,虽然网上说的很难听,说什么栖心阁宰客,游客不满,和服务人员发生争执,三言两语,服务人员拿起刀子就刺向游客,发的图片上,伤的人有,刀子有,血迹有,看上去倒像是有理有据。现在,涉事人员已经被公安机关带走调查了,李晓彤等已经奔走县上各部门之间,要求相关人员一定要还原事实真相,还羊石游客中心个清白,并对造谣者严惩不贷。

    至于这件事情要向什么方向发展,只有等着看了。现在,余琴可就在羊石游客中心等待着鱼儿上钩。她就坐在春化堂的大柜台后面,看着雪见忙乎。

    进來的人大多数都是买特产药物的,有时候雪见会盯住有些微恙人,随便说几句,往往能说的那些人心服口服,切脉诊病,能把病人的症状恰如其分的描述出來,人人都惊呼神医,雪见于是给他们开了药。昨天那个患有疑难杂症的病人,今天又來了,说是雪见的针扎过之后,今天胸闷的感觉少了许多,原來还以为是什么心理疾病,这才出來散心,想不好还是生理的毛病,今天是特意來道谢,而且想请雪见神医以后能长期诊治。

    雪见礼貌而又谦虚地接待了这个病人,正在切脉,昨夜查了许多医书,今天雪见心内已经有了定夺。这个时候,余琴可的手机响了起來:“您好,您是余琴可女士吗,这里有订购了一束玫瑰花,请问您在哪里,我给您送过來,”

    “我在羊石游客中心春化堂,你送來吧。”

    “好的。”

    过了一会儿,有一个穿着一尘不染的西服,打着领带,穿着皮鞋,头发油亮,脸型帅气的年轻小伙子,文质彬彬地把玫瑰花送到了余琴可手里。

    “麻烦你打电话给你的这个客户,就说我余琴可想见见他,想在羊石游客中心和他共进晚餐,叫他尽快赶到。”余琴可装作有些羞涩又有些兴奋的样子。

    那个送花的显然和洪浩是一伙的,小子脸上露出一个阴恻恻的微笑,礼貌笑道:“好的,您的话我一定转达给那位先生。”小伙子退出春化堂,很快走了。

    过了好一阵子,就有一个豪华摩托车队,轰着大油门,吼吼吼地一路飙进羊石游客中心,人人都是高档的驴友装备,穿着狼爪,带着火焰一般的头盔,十分眨眼。

    众人下了车,为首的一个摘下头盔挂在车上,昂首走进了春化堂,径直走向余琴可,赫然就是洪皓。

    “余家妹子,我來了。”洪皓脸上的笑容十分轻浮,看上去就像是田伯光盯着依琳师太的那种笑容。

    “洪少,你过來我有话给你说。”余琴可脸上在笑,应该是一种轻蔑的嘲笑,可是在洪皓看來,这就是被他征服的女孩子惯有的笑容。

    他一步步走近余琴可,余琴可站起來,说:“洪书记还好吧,”

    “嗯嗯,你连家父是干什么的都打听清楚了啊,很好很好。”洪皓走到余琴可身边,不由自主就拉起余琴可的手。

    余琴可装作一副可怜的表情,可是嘴里却悄声恶狠狠地说:“你小子,不要以为你是政法界一条败类狗东西养的狗崽子,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这小哈巴仗了恶狗势的恶心嘴脸。”

    这一下,洪皓的脸色大变,也不知道眼前这个明媚可人的小女子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了,居然可以这么出口骂他,当时就气得飞起一脚踢向余琴可。余琴可狠狠地把手里的玫瑰花摔在洪皓的脸上。同时,已经躲开一点,但是这一脚还是踢在了余琴可的胸前。

    余琴可一下子就躺在地上,道:“不要以为你爸爸是个狗官,你就狗仗人势,在这里冒充衙内。”

    洪皓火冒三丈,追上去就打挥拳就打余琴可。这时候,柜台后面的雪见走出來,拉住了洪皓,手上力道一出,捏住洪皓手臂的关键穴位,捏得洪皓杀猪一样嚎叫,挥拳又打雪见,雪见故意做一个小女孩装,要逃开的样子,实则暗用巧劲,拉着洪浩一拳挥向自己的脑袋,雪见故意一下子趴在地上,这一拳就打空了,却狠狠撞在大理石的柜台上,顿时闷响一声,洪皓傻猪一样嚎叫起來,拳头收回,抱在手里怀里,鲜血横流,估计是手指断了几根,他又用脚去踢地上的雪见,雪见滚向门边,把脑袋藏在门扇后面,突然伸出一只手,只是轻轻一拨,洪皓但觉脚上突然传來一股大力,一脚就把厚重的门扇踢飞了。同时咔嚓一声,他的右脚估计也是撞断了。

    洪皓嚎叫着,脸上冒出豆大的汗珠,疼的脸色煞白,大声呼喊:“都滚进來,把这黑店给我砸了,把这些人都给我打残。”

    “哟,这不是政法一哥洪雷夫的公子洪皓吗,你怎么跑到我们这个小地方欺负女孩子來了,”这是龙套角色黄小强的一句台词,按照设计,他就只有这一句台词。

    “好啊,你还知道我爸是谁啊,你等着,封了你这黑店。”洪皓早已疼的失去了理智,大声吼道。

    黄小强于是自作主张,又加上一句台词:“哦,你爸爸是洪雷夫啊,我还以为你爸爸是李刚呢。”

    这时候,外面的驴友团已经冲进來了,提着钢棒开始砸,游客很多,从一开始他们的摩托车队到地儿,就有很多人已经开始跟踪拍摄了,这里面不乏专业的记者,不乏清源镇的工作人员,当然,不明所以的游客也有很多,看到这个热闹,大家都是记者,谁都不错过,到处都是单反、DV、手机的摄像头。

    那群驴友开始砸的时候,保安、游客有人冲进來,也开始阻拦,一时间,喝骂声,求饶声,惊叫声,哭声,笑声,乱成一团。黄小强却微笑着退场了。好戏收场,羊诚手下的八大金刚提着镐头、铁锨、大锤等生产工具,抢进了春化堂。

    余琴可已经躲在一个角落里微微笑了,心里道,小样儿,玩不死你。就你这猪脑子,居然还学人家充衙内,去死吧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