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玉茹听着江柔的话,没有出声。江柔静静等着她,好久后,她却是道:“您刚嫁给顾老爷的时候,是怎么样的?”

“他啊?”江柔轻笑,“那时候也是混,在外面养了个外室,后来婚后三年,纳了好几个妾室。”

柳玉茹眼皮动了动,听着江柔道:“这本也是常事了,但那时我年轻,喜欢他,便想不开,日日同他闹。后来经历了许多,两人风雨同舟了许多年,终于走到现在了。他收了心,妾室都养在了后院,都是些可怜人,便留在院子里过日子,若找到合适的人家,便送她们一笔钱去了。”

“哦,我并非让你也学我。”江柔突然想起来,这姑娘正是最敏感的时候,忙道,“我过得不能算是顺遂,随口一说而已罢了。”

说着,江柔又说了些旧事,见柳玉茹情绪稳定,她便让她休息,自个儿起了身。临走前,她道:“可要我去把九思带回来?”

柳玉茹张了张口,终于道:“罢了……”

带回来,那顾九思与她,怕真的就再没有回头路了。

江柔笑了笑,叮嘱了几句好好休息,便转身离开。

等江柔走后,柳玉茹坐在房中,她呆呆坐着,一言不发。

印红走进来,低声道:“小姐……”

柳玉茹抬手,止住了印红的话,她轻声道:“让我想一想。”

印红不敢开口了。她就看见柳玉茹站起身来,慢慢走到了棋桌边上。

她以往很少对弈。她母亲虽然不拘着她,但总觉得,女儿家,还是以女红针线为根本。只是因为听说叶世安酷爱下棋,所以她才认真学过。此刻她需要什么让自己平复下来的事,于是就坐到了棋桌面前。

她神色很平静,完全看不出什么异样,印红不敢打扰她,就让她静静坐着。

她记得当年柳玉茹第一次这样子,是张月儿刚刚进府,要让她和苏婉搬出主院,她到柳宣面前又哭又闹,结果却被柳宣打了一耳光回来。那天她就是这样,一言不发,把自己关在了房里。等出来之后,她就会甜甜叫张月儿姨娘,从此进退有度,能说会道。然而在此之前,印红还记得,柳玉茹其实是个会爬树、喜欢玩弹弓、会护着苏婉和柳宣吵架的野丫头。

她不知道柳玉茹这一次会做什么,然而她清楚知道,柳玉茹一定会选出一条最好的路来。

而柳玉茹坐在棋桌面前,她捻了棋子,静静和自己对弈。棋子落下时,她觉着自己的一切,仿佛都在经历着一场暴雨的清洗,放在火热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长风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小说只为原作者墨书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书白并收藏长风渡最新章节番外三 江河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