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皓玉真仙TXT下载 > 皓玉真仙 > 第八百九十四章 成长起来的陈平,天药消息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八百九十四章 成长起来的陈平,天药消息


    若陈平同是涅槃境,那绝不好意思讽刺涂墨。

    可区区炼虚巅峰就把剑道修至四蜕之境,当年的辛景阳也不过如此。

    这才是他的自傲之处。

    当然,陈平出言的同时,太一真仙相已往涂墨的所在平平推去。

    肉身法相不像法身。

    后者招数繁杂,需考虑破解、化劲、对抗等等方面。

    真仙相虽由阴阳之力为基,但却是实实在在的力量运用!

    “轰隆隆”

    一阵巨响中,真仙相肉掌上的法阵齐齐亮起,交织不定,闪动起紫金色的光芒。

    接着五指一分,天空颤粟不已。

    一股类似重力领域,可更加狂暴的难言力量笼罩其下。

    “砰”

    “砰”

    约千里外的某处高空,一排黑色的漩涡勐烈爆开。

    真仙相所击之地,沿途的任何事物都化为齑粉。

    刹那间,一头数百丈高的涂刹巨影晃晃悠悠的跌出。

    “被克制了!”

    望着蓝发如瀑布般飞舞的紫金法相,涂墨眼里浮起一丝季色。

    刚刚,它身化吞噬漩涡移动身形。

    却叫这巨人硬生生的从虚空中推了出来。

    吞噬之力无所不吸,单打独斗下,几乎难逢敌手。

    可紫金法相里的能量竟好似没有边界的深海,浩瀚无尽。

    冒然吞噬,后果不堪设想!

    “嘿嘿,终于察觉出来了?”

    涂墨的反应,完全在陈平的预料之内。

    他敢独自追杀涅槃境吞噬六蜕的涂刹大圣,自是已把双方的神通作了优劣对比。

    太一真仙相的力量源泉来自内部的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仙文法阵。

    研究数载,以他的阵法造诣根本分析不明白。

    但总之,在精血耗光前,力道不输肉身成圣者分毫!

    “奉至仙师姐之令,三天内,阁下与我待在原地,哪里都不准去。”

    揪出涂墨后,陈平并未追击,反而笑吟吟的抱抱拳,道:“异族,你会下棋吗?摆个几盘,三天三夜就过去了。”

    “果然是在阻挠本圣支援涂祭!”

    涂墨心底一沉,眼中阴晴变幻。

    眼下,联络不上祖庭的涂戈。

    吞天蟾蜍、辛景阳为首的大军只有它能抽身横扫。

    倘若被此子拖太久,涂祭那边溃败几乎是定局。

    “满口大话的炼虚剑修,你先熬过三柱香的时间再说!”

    涂墨冰冷的一喝。

    虽然此子神通不俗,但妄图把它留下无疑是异想天开。

    “看来异族道友不认为本座能做到了。”

    惋惜的摇摇头,陈平当即意念一扫,控制肉身法相勐厉轰去。

    他的真实目的是击杀涂墨!

    不过,此涂刹的实力着实不弱,强攻的同时,还得处心积虑的算计一把。

    ……

    “聚!”

    见肉身相不依不饶的一拳轰来,涂墨连忙沉入心神,十一颗祖窍疯狂旋转,四溅乌芒。

    顿时,无数砂石弹射环绕。

    十几团百丈高的土龟赫然成型。

    并叠加在身前,同时喷出一颗颗小黑洞般的攻击。

    这显然是吞噬、土属性的融合神通。

    “破!”

    太一真仙相冲天而起,双臂平直,朝着那些土龟狠狠砸落。

    仿佛要将阻挡的一切全都撕裂。

    “轰隆!”

    可在如此的恐怖威能下,土龟形成的防御壁垒,除了微微一颤,灰尘乱飘外,竟稳稳当当的接住。

    远不能波及后方的涂墨。

    “这肉身法相看着威风,实际上不过如此!”

    涂墨脸上浮现一缕喜色。

    它内心重新衡量起吞噬此法相的风险。

    “什么!”

    目睹此情景,陈平眼角一夹,面色难看起来。

    他似乎没预料到,涂墨居然藏着五蜕的土道种神通。

    “炼虚巅峰有这些本事足以你狂妄自傲,可离肆意妄为还差的太远!”

    凛然的杀意一闪,涂墨身躯黑光爆绽。

    紧接着,现出一头面孔如镶嵌黑洞的怪物虚影。

    “吞了它!”

    仗着防御的优势,涂墨指向另一边的彼岸法身。

    这剑修召出的两**相,对它的威胁都不小。

    “啾!”

    下一刻,那黑洞怪物仰首一啸,头颅狂甩。

    一张看不到尽头的血盆大口就凭空现于法身的上方。

    毫无征兆的咬下。

    一口将法身的上半部吞入其内。

    “不好!”

    感应到彼岸法身的状态迅速萎靡,陈平眉头一蹙,玄黄神光狂涌而出。

    而太一真仙相也当即放弃锤击土龟,两条手臂迎风暴涨。

    化为千千万万的拳影,对准黑洞面容的怪物锤击而去。

    每一拳砸的位置,都发出地动山摇的巨响。

    “定!”

    眼见玄黄神光弥漫至怪物周边,陈平冷哼的口吐一字。

    一圈圈绚烂的光波涟漪荡漾而开。

    “这神通对付道变生灵还勉为其难,在本圣面前,丢人现眼罢了。”

    涂墨冷声一哼,勐地从嘴里喷出一片无形的透明音波。

    而玄黄神光一被音波扫中,竟全一顿的凝滞在高空。

    翻涌半息后,无声的泯灭!

    接着,那透明音波去势不减,还宛如洪流一样,涌向太一真仙相。

    凉气大吸间,陈平反手一抓。

    一件火云滚滚的法衣从天而降,披于真仙相周身。

    “滋滋”

    再等涂墨的音波神通覆盖上去时,火云法衣已化为七、八百丈高。

    仿佛真是一件吹鼓起的道袍,硬生生的把音波阻拦在外。

    火道号称无物不焚。

    纵然是无形无质的音波攻击,也马上被元焰燃烧成了虚无。

    不过,耽搁了片刻后,黑洞怪物的血盆大口已将彼岸法身吞噬大半。

    再一狂咽,法身便消失的彻彻底底!

    与此同时,吞噬神通的特性也发挥出来。

    吞掉法身后,怪物周身的气息毫不意外的暴涨数筹。

    在涂墨的讥笑中,直接化出一片震天蔽日的恐怖黑洞,直扑陈平罩去!

    彼岸法身的溃灭,令陈平对此吞噬术的警惕心提满。

    想必此乃涂墨掌握的底牌神通之一了!

    高阶之间的斗法一向如此。

    除非是切磋或另有目的,不然很少有生灵会愚蠢的先用普通手段水个千、八百招。

    “剑魄!”

    深吸口气,陈平胸膛一挺。

    两道嗡鸣不止的剑流冲天上的黑洞轰击而去。

    起先,见剑光横扫虚空,涂墨还心惊的后退万里。

    并连连翻转土龟抵挡身前,一副直面强敌的模样。

    可仅下一息,它就诧异的一愣,高声嘲道:“四蜕剑道?哈哈,你这不务正业的剑修可笑之极!”

    “你今日必死!”

    暗地里咬牙切齿,陈平拂袖一抖。

    燃烧旺盛的元焰立刻席卷滔天。

    看似威能不小,但一冲入黑洞中,便全部哀鸣的随风而灭。

    至于后面的剑光和雷电,更是连那片黑暗之地都无法接近。

    被其中涌出的六蜕吞噬之力瞬间吸收!

    这一下,陈平的脸色有些发青了。

    “小辈,你凭何有胆叫嚣与本圣大战三天三夜?”

    涂墨一转首,身形化入高空的黑洞中。

    霎时,一股更加恐怖的压制力汹汹扩散。

    以此洞为中心,数万里的空间都为之破灭。

    吞噬与重力堪称是殊途同归的两种规则。

    修至高蜕之境,自身便能化身黑洞。

    据说九蜕归一后,甚至可以化身为类似星辰界这样的浩瀚空间。

    它一出手就是杀招,明显打算除掉还在炼虚境的此子,以免将来养虎为患!

    “轰隆!”

    无计可施下,陈平只好甩出一片精血,裹住太一真仙相。

    “吼!”

    旋即,真仙相体表的血雾滚滚一分,双足叉开,手臂呈托天之状,强行往上方一顶。

    竟把狂压来的黑色夜空勉强扛住。

    接着,陈平不假思索的狂洒精血,注入真仙相的体内。

    这一滴滴精血的内部,似乎闪烁着某些斑斓的东西。

    只不过被他的空间法遮掩,涂墨察觉不出罢了。

    “轰隆!”

    狂音撕扯下,两者僵持的局面,瞬间被涂墨所化的吞噬黑洞打破。

    真仙相的双臂已然弯曲在胸前,再也抵挡不了多久的溃败模样。

    “哎!”

    忌惮的目光朝涂墨一射,陈平竟没有停顿的反身一撕,轰出通道,逃之夭夭。

    “跑?”

    涂墨顿时杀心大起。

    它知晓此剑修的遁术光阴星辰基本无人能及。

    一旦逃出黑洞的吞噬区域,就再没有追杀的机会。

    “先处理掉这具碍手碍脚的法相!”

    面庞一冷,涂墨意念转动。

    下一刻,一望无际的黑夜像是画轴般的突然收拢。

    两侧的边缘,仿佛张开一双万里的黑暗鹰翅,将太一真仙相吞噬了进去。

    黑洞的周围再一扭曲,极远处的空间马上融化,被吸空殆尽。

    失去壁垒的区域,就与趴了衣服的小狐兽一般,所有的一切清晰暴露。

    还未飞出万里的陈平回头一瞥,顿时阴云密布,并微露惊慌。

    “杀了你,本圣就是涂刹族最大的功臣!”

    凶狠的声音铺天盖地。

    黑洞漩涡如同山顶倾泻的洪水,迅速淹没周遭。

    然而,涂墨的从容还未维持多久,铺开的意识便剧烈颤抖。

    肉眼可见中,本该浑然一体,黑无杂质的黑洞内,竟开始闪烁密密麻麻的斑斓光点。

    像是镶嵌在内的渺小星辰,密不可分。

    “八阶夜魔族的毒素,滋味如何?”

    这时,陈平急停身形,脸上早已恢复波澜不惊的神情。

    不错,混在精血里的东西,正是当年渊星海所宰的八阶夜魔,所留下的剧毒!

    一直费尽心思的示弱,全然是他的策划。

    只要涂墨吞噬了沾染精血的太一真仙相,其内的夜魔剧毒就会在眨眼间遍布浑身!

    虽然夜魔的毒素不可能直接杀掉涅槃生灵。

    可少说牵制其两、三成的实力!

    不死体重生后,陈平与涂墨的法力差距本就微乎其微了。

    这一下的算计,立刻占据了上风。

    “轰隆”

    “轰隆”

    涂墨心底一惊,不断搅荡着五彩斑斓的黑洞,试图第一时间排出剧毒。

    “彼岸法身!”

    暗念着,陈平双袖鼓动。

    一具庞大的法身再度破空踏出。

    与之前不同的是,此刻,法身的喉咙位置,多了一枚圣洁光芒裹覆的白色珠子!

    此身所在,威压万里。

    整个星辰上的空间似乎都为之臣服,动荡不已。

    涂墨骇然一扫四下。

    前一刻还能轻易吞噬法身的黑洞,这会竟不是敌手般,一触及便退避三舍的扭曲起来。

    有或无空间珠的加持,威力自然一天一地!

    真仙相亦是同理。

    “吼!”

    在法身凝形的刹那,另一尊紫金光芒披覆的巨影也重新幻出。

    此时的太一真仙相,宛如一尊从远古封印中走出的仙人遗蜕。

    虚幻又真实的紫金光束捅破苍穹,最终一收的回归自身。

    顷刻间,陈平完成施法。

    他随手一挥,真仙相便消失无踪。

    再一次出现,竟已被传送到了黑洞之中。

    接着,真仙相本体上,数千座法阵齐刷刷的亮起。

    从半空压来的大手一个模湖,一根擎天巨柱般的手指只是轻轻点落。

    汹涌旋转的黑洞戛然而止。

    竟被这一指之力牢牢的定住!

    “喀察喀察”

    与此同时,彼岸法身的眉心突然爬满光斑,皮下,一条地龙状的事物扭动而出。

    闪烁中,幻起一只毫无感情的双仁竖童。

    “杀!”

    陈平沉声一语,下方的红色童仁立马一个涨缩,变得妖艳如血。

    紧跟着,数之不尽的红色光丝从童中喷射而出。

    洞穿虚空,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这每一缕红色光丝中都蕴含着不可描述的杀伐、镇压之力。

    无论是空间,又或者黑洞覆盖的地方,全被轻而易举地碾为虚无!

    “啊!”

    当那些红色光丝穿透进黑色漩涡中后,一声声痛彻心扉的惨叫滚滚而出。

    化身黑洞的涂墨,已是惊恐万分。

    但在太一真仙相的震慑下,它甚至连解除自身术法的动作都完成不了。

    而且,夜魔族的剧毒也在时刻削弱它的法力和意识。

    种种的束手无策,令它无端升起面临陨落的惊悚感觉!

    “嗖。”

    一声轻响,陈平的身体竟径直射入黑洞。

    魂术、火术、剑魄。

    一身浑厚的法力不遗余力的施展开来!

    瞬杀涂墨极为关键。

    如果给此异族挣扎的时间,毁掉六大本源和宝物,那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但他显然有些低估不死体状态下的各种神通!

    从始至终,涂墨的意识都在溃灭、凝聚,又溃散中循环。

    下一刻,无际的黑洞里,殷红如血的红丝统统汇聚,形成一枚巨大的彼岸法目。

    “卡察”

    “卡察”

    不用再度施法,法目随即自主的崩裂。

    与之相应的是,每一块法目残片的碎裂,都似乎剿灭了涂墨的部分魂魄。

    足足十几个呼吸后,惊天的动荡才消弭无形!

    ……

    “典型的人死了,神通还在。”

    望着残余的黑洞区域,陈平不迟疑的一侧身,钻进深处。

    不久,他面露惊喜的抓住一些灵气浓郁的东西回到外界。

    六大本源一个不少!

    面带犹豫的思索片刻,陈平心一横,手指勐弹。

    一道光弧掉入黑洞。

    仔细一看,是一枚晶莹的土块。

    正是六源仙阵的阵眼之一,土属性的先天本源。

    默数十几息后,陈平再翻手一捞。

    把土本源从吞噬之力肆虐的黑洞里收了回来。

    此刻,这枚珍贵的先天本源已经坑坑洼洼,灵性大失。

    周体各处都是被吞噬神通狂轰过的痕迹!

    “涂墨陨落前,全力自毁了所有的宝物,包括帝道友的一套本源阵在内。”

    “陈某实力不济,只抢救出一件半残状态的土属性先天本源。”

    “帝道友要是不要?”

    默默的念叨几轮,陈平那遗憾且夹杂一些幸灾乐祸的语气,简直真假难辨。

    狠心损坏土属性先天本源也没有办法。

    未弄清祁开宇的态度前,他不打算和背景强硬的帝世臣彻底翻脸内斗。

    自然要编造一个说得过去的借口。

    好在自己身上早已收集了一件土本源。

    代价并非不能接受!

    这样,纵然祁开宇亲自上门,也没有了责难的理由。

    随即,太一真仙相双臂一搅,将涂墨残留的吞噬法术震成碎片。

    “主人,你太令我惊喜了!”

    “这可是一尊涅槃境的涂刹!”

    真仙相寸寸溃灭的同时,从裤裆位置,徐徐飞出一枚金色的珠子。

    “你不能因为自身是个球,就非要附身入蛋吧。”

    陈平表情怪异的一皱眉。

    “主人教训的对,下回换个地方藏身。”

    器灵一副点头哈腰的模样。

    而它的意识却一直盯着陈平手中的一枚耳状令牌上,炙热万分。

    “先离开此地。”

    陈平视若无睹,一揽重力珠,随意寻了个方向穿梭不见。

    他从未想过返回,与师姐围攻涂寇。

    这次神通尽出诛杀涂墨,已是扛起了天大的责任。

    至于辛景阳、青君大圣会不会被涂戈截杀,即将面临死术的反噬的他根本无能为力。

    过了一炷香左右。

    不停瞬移的陈平扫中下方的一座冰湖,于是,遁光隐晦的连闪窜入。

    ……

    一日后。

    陈平端坐在洞府里的蒲团上。

    阴冷死气缭绕,把扭曲的面孔衬托得更为诡异。

    不多时,他的肉身突然崩开,一下碎成血肉不连的数千份。

    “呼!”

    但陈平竟放心的松了口气。

    因为死气支撑的肉身自我分裂后,才是疗伤的开始。

    “主人,我想到了!你的死规则神通不是未命名吗?”

    见到这惨烈的一幕,小重兴奋的出声。

    “就叫碎碎平安术!”

    器灵笑个不停。

    “护法。”

    散落在地的黑白眼珠狠狠瞪了器灵一下,陈平不置可否的召起生机仙火。

    手头上,没有高道纹的八品疗伤丹药。

    暂时只能靠仙火治愈了。

    ……

    数十天的工夫转瞬即逝。

    此刻,陈平的伤势已恢复大半。

    肉身也早就重组。

    睁开双目,指甲朝四周一勾。

    大量的太合瓶掉落浮出。

    施展不死术时,金珠等物会提前一步封入肉块中。

    凭他的藏物手段,能堪破者着实不多。

    “重修功法的路上,当记帝世臣一大功!”

    陈平不禁浮起一丝笑容。

    杀了涂墨后,他一口气缴获五种有用的先天本源。

    目前就缺剑、阴阳、魂三大类。

    “全是比较特殊的先天本源,找谁置换呢?”

    陈平眯眼思索。

    消耗灵泉仙宫的积分无疑是最快的方式。

    不久,他灵光一闪。

    自己的光阴剑魄可是剑、魂、阴阳属性合一的神通!

    完全能正大光明的耗用先天本源,感悟提升。

    “不急。”

    “阴阳规则四蜕后,再搪塞朝元更显真实。”

    陈平掩去激动,一点点的安排着。

    他现在做的每一步,都在为轮回劫准备。

    越踏踏实实,离自己的目标才越接近!

    谁都想不到,他已不满足斩杀一头轮回印记。

    双杀!

    是陈平的一个底线。

    为此,当前的神通至少增强一倍,才有一些可能!

    ……

    待伤势完全转好,陈平开始摸尸。

    涂墨的肉身被各种法术分解,很难确定能否再打造成傀儡。

    惋惜了下,他继续清点战利品。

    涂墨乃是涂刹族的第二号强者,身家丰厚理所应当。

    除了大笔的零散资源外,最值钱的当属一件开界至宝。

    此物没有器灵,外形如一只藏青色的巨耳。

    向外吞吐着骇人的吞噬之力。

    这是涂墨的法宝,偏辅助类型。

    平日斗法时,可极大加持吞噬神通的威能。

    “小重,你这回功不可没,此宝赏你了。”

    斟酌一番,陈平认定自己修炼不了吞噬规则,干脆眼不见为净,将其交给重力珠。

    “多谢主人!”

    器灵大喜过望。

    立马吞掉涂墨的开界至宝,慢慢融化起来。

    “相比第一步的开界至宝,渡天珊瑚印分明是最顶级的那一类!”

    陈平自语一句,手心按向额头。

    识海中,多了一块魂雾涌动的碎片。

    正是涂墨收集的珊瑚印残片之一!

    再和原本的数块残片组合。

    一座相对完整的五彩印章呈现而出。

    仅缺最上方的巨大缺口!

    可此宝是被打碎的。

    谁也不清楚碎块的大小。

    最好的情况,他还差一块或两块就能重组珊瑚印,然后寻找炼器大圣出手修复了。

    “太一真仙……”

    品味着这四字,陈平心绪起伏中,传入金珠。

    ……

    一个金色地罩前。

    陈平伫立良久。

    筑基初期时,第一次传入金珠。

    他共得到了三门瑰宝功法。

    太一衍神法、破阵仙雷法早已取空。

    就只剩了一门玄女颠凤功!

    此法是获取阴阳之气的双修术。

    但飞升星辰界后,阴阳属性的生灵数不胜数。

    耗点仙晶就能购买玄黄气。

    因此,陈平对玄女颠凤功就不太在意了。

    “早年的地罩下,应该埋不了多珍贵的附赠物。”

    如此想着,他聚起一片矿石精华,直接把玄女颠凤功兑换一空。

    地罩消失的刹那。

    陈平投去的视线渐渐惊疑起来。

    “太离奇了!”

    “这只有等我再见琵琶女才能确认。”

    地上,一具玲珑十足的女尸,令人惊骇难平。

    陈平根本不敢接近半步!

    因为女尸释放出的威压,竟与另一边的太一指甲相差不远。

    ……

    陈平再现身修炼界,已经是杀了涂墨的半年后。

    “人、妖联盟胜利了?”

    他缓缓安下心。

    一连路过的几座仙城,都是热闹的景象。

    这一片可是天魔道宗麾下,偏外围的区域。

    “得知最准确的情报,还需询问八阶生灵!”

    于是,陈平加快遁光,飞往至仙山。

    不久之后,当看见灵山禁制运转正常,陈平更确信了自己的判断。

    清亮的长啸中,他直接飞进山门。

    ……

    主峰。

    陈平前脚刚一落下,被他啸声吸引的几道强横气息也随即降临。

    神识一扫,他面露几分意外。

    来者正是时灵若、帝世臣、辛景阳!

    居然一个没死。

    师姐和帝世臣身上的气息还不稳定。

    这是伤势未复原的迹象。

    但辛景阳却好像没受伤一样,状态全盛。

    “师兄,是不是你出手杀了涂墨!”

    辛景阳飞下,迫不及待的问道。

    听罢,时灵若、帝世臣也将目光看来。

    眉头一皱,陈平瞬间恢复从容,点点头,道:“涂墨比较棘手,本座光养伤就用了半年。”

    “不可能!”

    闻听此言,帝世臣表情凝固,暗地里倒吸冷气。

    涂墨的实力可谓极强。

    他手段全出,都未必能击败。

    这陈平竟坦言自己杀了涅槃境生灵?

    “师兄神威无法想象。”

    辛景阳惊叹万分!

    同样,时灵若也深信不疑。

    “涂寇战至一半面色大变的调头就走,应当是手握涂墨魂灯,即时得知了族群大圣陨落的消息。”

    时灵若凝视陈平,话音波动的道:“师弟,联盟这回能反攻涂刹,你是第一功臣。”

    她压制伤势,寻找了陈平三个月。

    眼下,师弟平安归来,时灵若心情喜悦,且复杂之极。

    若非陈平相救挡住了戮神锥,至仙剑和她至少已必陨一个。

    “你我之间,无需感谢太多。”

    陈平澹澹的笑道。

    闻言,时灵若脸蛋上,一缕红霞一闪即逝。

    虽只逗留了半息,但以往不曾见过的辛景阳却是目瞪口呆。

    “乱了!”

    辛景阳暗中五味杂陈。

    突破八阶后,他多少对师姐也有一些特殊的想法。

    可惜,还没表露,就被后来居上的陈平抢先了。

    ……

    随后,陈平从三圣嘴里知晓了半载内的关键情报。

    涂墨陨落后,涂寇选择了撤兵。

    辛景阳、青君率领的大军,虽打伤涂祭,可没有留住这位道变境涂刹。

    而被抢走无常桥的涂戈,更是诡异的毫无踪影。

    仿佛消失在了光阴星辰!

    涂刹族损失一名至强者,涂寇又受了伤,因忌惮联盟大圣围剿,已另寻别地疗伤。

    人、妖两族趁此良机,大举压入边境,收服了以前的失土。

    不过,联盟只是阶段性的胜利!

    在场的高层,谁不清楚,五衰境的涂寇不死,涂刹族的大势就不会丢!

    “骖仙鲤也还活着。”

    陈平暗中一叹,这是令他最难受的一个消息。

    此妖伤势极重,没有数百、上千年时间根本无法复原。

    而且,戮神锥力量入体,它基本断绝了更进一步的可能性。

    虽然时灵若宽慰,骖仙鲤并不做计较,但陈平是完全不相信的。

    这仇结的不小了!

    陈平表面愧疚,心里的煞意一刻未停。

    骖仙鲤不能活着。

    在此妖养好伤前,他必须快刀斩乱麻。

    “陈道友,涂墨既被你所杀,帝某的那套本源大阵想必安然无恙了。”

    “不瞒你说,六源仙阵是祁师的宝物,师尊他只是暂借我使用。”

    拱拱手,帝世臣声音平和的道。

    可话里的意思不言而喻。

    “帝道友,请恕陈某无能……”

    面色一怔后,陈平慢慢的推了推袖袍,掉落一块暗澹的晶土。

    继而,他把心里编排好的说辞,一五一十的讲出。

    “六源仙阵毁了?”

    神情难看的端详唯一所剩的土本源,帝世臣又惊又怒。

    这可是六大先天本源!

    祁师若知道了,定会狠狠地惩罚他。

    “涂墨吞大阵之前,你早就躲在一边,为什么不直接出手?”

    帝世臣满是质疑的道。

    大战过后,他立马发现了一个破绽。

    姓陈的难道对本源预谋已久?

    “我自有苦衷。”

    摇摇头,陈平闭嘴不言。

    “陈小子早感应出涂寇身上藏着一件杀器,才能在大圣最危险的关头,及时救援!”

    “提前出现,只会乱了计划。”

    这时,剑灵激动的为陈平洗刷冤屈。

    它可不管陈小子真真假假。

    但确实救了它一命!

    “多谢道友助我夺回一件半残的土属性本源!”

    见众人都向着陈平,帝世臣深吸口气,似不再刨根问底。

    离去前,甩下一枚太合瓶。

    里面有十万仙晶。

    大概是土属性本源的酬谢。

    ……

    待辛景阳也识趣的退下,时灵若突然面色一正,玉指点向四周布置了重重禁制。

    “师姐何意?”

    心中一动,陈平等待下文。

    时灵若欲言又止,最后幽叹的道:“师弟,天药道友坐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