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TXT下载 > 帝国时代造反实录 > 第十二章 共同开发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十二章 共同开发


    过年期间码字的环境实在不太好,心情也变得懒散起来。在电脑前坐了半天,拖延症发作,就是没有一点码字的状态。

    所以这一章为了我的全勤奖,还是先占个坑。我明天早晨起来后再修改。多多见谅!

    “亚当上校,那些俘虏你准备怎样处置?”

    亚尼斯站在赤嵌城头,抬眼看了一下旁边飘荡的英国国旗,面带忧色的看着身旁那个身形高大,留着两撇翘起胡子中年金发男人。

    这个人就是东印度公司军事上的最高指挥官亚当上校。

    “那些懦弱的家伙,根本不堪一击。不过我想留着他们还能当做我们和楚军谈判的条件。这些东方人如果只有这样的战斗力的话,那根本就不值得我们畏惧。”

    亚当上校虽然看起来面容严肃,但是同样带着英国人的傲慢。

    和苏正义手下的这一次火并轻松获胜,让他觉得这些东方人的战斗力也不过如此。

    这让他对于楚军的战斗力也因此产生了轻视之意。

    亚尼斯皱眉道:“上校先生,我知道你是一位优秀的军官,但是你似乎有些轻敌。这座城池里的士兵显然都是一些战斗力低下的后备兵,我们击败他们并没有什么好骄傲的。可是那些楚军士兵的战斗力肯定是这些后备兵无法相比的,我想你需要更谨慎一些,否则我们可能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亚当上校对于亚尼斯的提醒满不在乎,“谨慎?我想我们已经足够谨慎了。亚尼斯先生,你也许是个杰出的商人,但是你却不是一个杰出的军官。你看看我,看看你周围的那些士兵,他们每一个以前都是最优秀的的军人,现在也是,以后同样是。我们打过很多次胜仗,杀死过很多敌人,我们都活了下来。而且我们还装备着帝国,乃至整个欧洲,整个世界最先进最精良的火枪,我们有什么理由惧怕?”

    “况且,我们并不是要和楚军交战,我们只是想告诉他们,我们不接受他们那些侮辱性的条款,所以我们要向他们证明我们是有这个实力来拒绝他们无礼的要求的。看着吧,亚尼斯先生,只要我们展现出了我们的实力,让他们感觉到了畏惧,他们就会主动提出修改条款,然后我们就可以安全的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看着亚当上校自信无比,侃侃而谈的样子,亚尼斯总感觉心中有些不踏实。

    但是军队的指挥官是亚当,不是他,他也只能选择支持。

    况且正如亚当所说,他们并不是真的想和楚军打一仗,只是想适当向楚军展示一下他们的实力,然后得以体面的离开。

    不过他总感觉自己好像忽略掉了什么,这让他有点心神不宁。

    一天后,一万楚军来到了赤嵌城下,将赤嵌城四面包围。

    炮兵开始构筑炮兵阵地,孙翔看着望远镜里面在城头上飘扬的那面米字旗,表情阴沉,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没有劝降,没有喧嚣,没有鼓动,城下的楚军安静的犹如一片森严的林木,让城头上本来还有些亢奋激动的英军士兵们感觉到了一种难言的压抑,笑声消失了,说话的声音也消失了,人人面色都变得严肃起来了。

    亚尼斯看着城下军容严整不动如山的楚军,忽然心中忐忑无比,心神不宁的感觉越发明显,不由的看向了一旁的亚当上校。

    亚当原本自信的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了。

    “这支军队非常的精锐,看起来的确是一支强大的军队。”

    亚当虽然骄傲,但是却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亚当上校,我们是不是重新考虑一下是不是接受他们的条件?那位孙将军看起来是一个不会轻易改变决定的人,万一激怒了他,我们恐怕会有大麻烦的。”

    亚尼斯低声说道。

    亚当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摇摇头道:“那种条件是绝对不能接受的。如果我们接受了,那大英帝国的脸面在东方就荡然无存了。”

    亚尼斯闻言苦恼的深吸了一口气,他开始后悔自己没有听从妮可的劝告,掺和进了这场华夏的战争当中。

    也不知道那个少女现在在做什么?是不是真的已经见到了那位孙将军,如果是的话,兴许她还能为此事做一些转圜。

    这个念头刚一生出,就被亚尼斯自己给否定了。

    一个年轻的贵族少女,又能做到了什么呢?

    亚尼斯不再说话,下令士兵们严阵以待。

    他打算等到城下的楚军派人前来喊话劝降的时候再义正言辞的跟他们交涉一番,否则就要兵戎相见了。

    想来这些楚军也是不愿意继续战斗,所以才会三番两次的派人来劝降。

    亚当上校认为自己已经精准地把握到了那位孙将军的心思,而且他认为自己提出的条件非常的合理,一点都不过分。

    可是没想到他没有等到任何上前劝降的人,等来的却是城下轰轰轰的开炮声。

    数十门火炮齐声轰鸣,响彻天地,数十发炮弹划破空气,发出刺耳的尖啸声向着城头落下。

    城头顿时爆炸声连续响起,砖石飞溅,一片惨嚎惊叫之声。

    亚尼斯和亚当惊呆了,根本没有想到楚军竟然一言不发就直接开炮,两人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

    “还击,立刻还击,让他们知道我们大英帝**人的荣耀不可轻侮!”

    亚当上校举着指挥刀嘶声大喊,下令士兵开枪还击。

    “砰砰砰……“,英军士兵们手中的前装线膛步枪向着城下开始还击。

    可是铅弹不仅没有击中任何楚军士兵,反而引来了更加勐烈的一轮炮击。

    孙翔下令火炮全部瞄准城头发射,炮弹连绵不断的落在了城头上,炸的砖石碎裂,四处横飞,许多英军士兵被横扫击中,躺在地上哀嚎不止。

    不过依然有英军士兵冲上城头,向着城下还击。

    甚至还有人动用了城头上原本的火炮,开始向着城下反击。

    不过这些火炮还是老式的前装滑膛炮,不仅射程短威力小,精准度差,更重要的是发射的程序异常的繁琐。

    那几门火炮只发射出了一轮,很快就遭到了楚军火炮的重点照顾,几枚炮弹在附近爆炸在,那几门火炮很快变成了一堆废铁,操作火炮的英军士兵也被炸的血肉模湖。

    城头上的炮声只是昙花一现,就彻底沉寂下来。

    可是城下的楚军火炮却在连续不断的发射之中,城头上被炸的一片狼藉,好几段城墙垛口都被炸塌,城门楼子看起来也有些摇摇欲坠。

    城头的英军士兵反击的枪声很快就稀疏零落下来,远远看去,只能看见城头上烟尘笼罩,不时地从其中传出痛苦的哀嚎还夹杂着带着啜泣的英语。

    被英国人抓住五花大绑关在城中一座房子里的苏正义听到外面连绵不断的炮声,先是一惊,这是楚军在攻城吗?

    他侧耳细听了一阵,确定的确是楚军在攻城之后,愣了下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这些不知死活的西夷黄毛,给脸不要脸。你当人家楚军跟老子手下这些老弱病残一样好欺负啊。打得好,打得妙,打的这些洋鬼子哇哇叫!在我华夏的地盘上竟然还敢绑老子,真是反了你们了!哈哈哈哈……”

    苏正义兴奋的在屋子里一边转圈一边哈哈大笑。

    被这些英国老鸠占鹊巢,突然袭击绑了自己,苏正义本是满腔愤怒,一直琢磨着怎么逃出去找楚军报信,结果没想到楚军这么快就来了,而且干脆利索的对英国老动起手来,这简直给他乐坏了。

    苏正义那些同样被绑起来的手下也在小黑屋里狂欢大笑,引得那些在外面看守他们的英国士兵连连呵斥。

    俘虏们知道来了靠山,知道这些英国老已经自身难保,所以也不怕他们了,开始用各种方言疯狂问候这些英国看守。

    英国兵听不懂,看着城头上的勐烈的爆炸声,心里都是惊疑不定,也顾不上细究这些俘虏们说的是什么意思。

    孙翔看着城头上已经没有英军还击的声音了,于是下令停止炮击。

    炮弹都挺贵的,能省则省。

    用望远镜看了下,城门都已经被炸的裂开了,估计一脚踹下去就开了。

    问过郑克塽了,这座赤嵌城里没有设置千斤闸,所以城门只要被毁,就能冲进城里去了。

    “让一团做好进城准备,进城后遇到手持武器概不投降的一律直接击毙。”

    孙翔转头对旁边的参谋下令,却听一个士兵忽然叫道:“将军,城头打起了白旗。”

    孙翔扭头一看,城头上伸出一面白旗正在来回晃动,似乎还有人在上面喊话,不过说的话怪腔怪调,也听不清是什么,不仅冷哼一声。

    “不用理他,现在知道打白旗了,晚了!”

    很快,一团就准备完毕,全图一千五百人,全部配备的都是新式的“复兴元年式”步枪,手雷也是人人都有,甚至还有专门的爆破手,是这次进攻琉球攻坚能力最强的一个团。

    得到命令之后,一团立刻呈战斗阵型分批向着城门方向突进,先头部队很快冲到了城门口,一个点燃引线的炸药包被扔进了城门洞。

    轰的一声巨响,原本已经破碎的城门瞬间荡然无存,城门后面的一群英军士兵惨叫着向后飞了出去。

    先头部队继续手雷开路,迅速的冲过来城门洞,冲进来城里。

    枪声不时响起,还夹着楚军士兵的呵斥声,其中还有用英语说出的求饶声等。

    一团的大部队源源不断的冲入城中,枪声此起彼伏。

    城里的战斗并没有持续太久就结束了,很快一团的士兵押着一队队用自己裤腰带反绑着双手的英军士兵从城里走了出来。

    还有人抬着一捆捆收缴的英军武器和旗帜也送了出来,扔在了一边。

    而被英军关起来的苏正义和他的那些手下们也被楚军给救了出来,不过依然捆绑着双手,蹲在英军俘虏的旁边。

    在没有孙翔正式点头之前,他们同样是楚军的俘虏。

    孙翔带着一群军官一边走一边看,迎面走过来一个神色彪悍却脸带兴奋之色的军官,看见孙翔立刻敬礼大声道:“禀告将军,一团幸不辱命,英国老已经被我们一网打尽了。”

    孙翔道:“你们是全军装备最好的一个团,收拾了一群洋鬼子有什么好值得炫耀的。说说吧,俘虏了多少,打死了多少?”

    一团长正色道:“报告将军,三千英国兵,俘虏了有一千八百多,其他的全部死了。”

    孙翔一愣,皱眉道:“这些英国兵这么顽强吗?竟然战死了这么多?”

    一团长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低声道:“其实本来也没这么多,只是兄弟们都听不懂这些洋鬼子的话,看他们抱着枪吱哩哇啦的乱叫,所以就直接开枪了。后来才有懂咱们华夏语的洋鬼子用华夏语叫投降,兄弟们才没有再开枪。”

    孙翔明白过来,原来是语言不通惹得祸。

    不过那也只能怪他们自己,外语都没学好就敢跑到东方来打秋风,死有余辜。

    “那个什么亚尼斯和亚当抓住了吗?”

    孙翔忽然问道。

    一团长在俘虏堆里找了半天,提熘了两个灰头土脸的俘虏过来。

    “将军,经过俘虏们指认,这两个就是他们的头。”

    孙翔看去,这两个俘虏脸上都被炮火熏得跟灶神爷一样看不出模样,于是问道:“你们谁是亚尼斯,谁是亚当?”

    亚当不懂华夏语,但是亚尼斯却是懂得,有些畏惧的看了一眼孙翔,看眼前这位年轻的将领似乎看起来很和气,心情也变得轻松了一些,站起身来道:“尊敬的将军阁下,我就是大英帝国东印度公司在远东的全权代表亚尼斯,这位就是我的伙伴亚当上校。我们为之前冒犯您的行为而感到抱歉。现在我们成了您的俘虏,希望您能善待我们。我们东印度公司会付出一个合理的价钱来赎回我们,希望您能够同意。”

    孙翔没有听他说话,让人将妮可找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