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美文小说 > 吞噬星空之天生兽神TXT下载 > 吞噬星空之天生兽神 > 第二百五十八章 断东河的出世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百五十八章 断东河的出世


    “老师!老师!出大事了!”

    寂静的小型宇宙本源之地,浩瀚无边的神力海洋随意荡漾着,隐约能看到一道人影在海洋中若隐若现。

    不过这片寂静此刻却被刺耳的声音打断了。

    正在此地潜修的时偃神力化身随即睁眼,眼神中闪过了些许无奈之色。

    片刻,青桓和延钧二人的身影便已经到了他面前。

    “你们两个小子,到底发生了什么,在这咋咋呼呼的?”

    尽管被打断了修行有些不快,不过自己这两个弟子都不是莽撞之辈,贸然前来找自己,恐怕还真是出了什么大事。

    “老师,宇宙海有一“远古文明”的传承出世,名为断东河一脉。”青桓直扑重点,将关键信息告诉了时偃。

    “哦?”时偃眉毛一挑,心中暗自道:“已经到了这个时间节点了吗?”

    断东河一脉的出世本就是大概率的事情,在很久之前,时偃就打听到了神眼族依旧杀死了那位第二轮回时代的真神“孔落”,并逼得雷衣魔神逃入了倾峰界核心区域。

    只要雷衣魔神不是特别倒霉,像原本的历史那样遇上急切想要出世的断东河一脉就有不小的可能。

    说起来这件事的起因本就和罗峰没什么关系,倒是他恰逢其会最早碰上,又因为自身的天赋机缘顺势成为了断东河事件中得了最大好处的人。

    时偃这边琢磨着,青桓和延钧还在你一言,我一语的和时偃说着断东河一脉的具体情况。

    看着神色有些急切的两个弟子,时偃一时间不禁莞尔,断东河一脉的出世对宇宙海来说确实是一件大事。

    自己这两个弟子虽然知道时偃所在的起源大陆是远古文明的起源,拥有的珍贵传承与秘法无数,不过没有亲自体会过,终究是有些缺乏实感,会有这般反应也是正常。

    时偃耐心等着两个弟子说完,而后才平静开口:“那么……你们两个是什么打算?”

    时偃的目光扫过两个弟子,追问道:“可要掺合此事?”

    “……”

    青桓和延钧不由彼此对视一眼。

    说实话,背靠时偃,他们得到的各种修行资源固然比不得断东河这种出过神王的超级势力的核心传承者,但是也绝对超越了宇宙海无数轮回时代九成九的强者。

    闯轮回,也有不小的把握,即便不成功,还能寄托于时偃的小型宇宙,得享永恒。

    按理说只需要按部就班的修行便是了,完全无需去那断东河传承中冒险。

    毕竟那位断东河如今表现出的态度并不明了,进入传承之内其实也是早赌命了。

    不过……

    “老师,弟子想去一试。”延钧忽然抬头说道。

    时偃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一言不发,显然是在等着他的下文。

    延钧见状,心中顿时有些忐忑。

    他知道,时偃是希望他能完整走完神力路线,作为自己完善混沌法则的参考,若是他陨落在墓陵之舟中,无疑意味着时偃无尽岁月的心血白费。

    旁边的青桓显然也想到了这一层,但这是延钧自己的想法,青桓却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是小心翼翼的看着时偃的神色。

    被两个弟子注视的时偃依旧没露出任何表情,只是道:“延钧,你可想好了?你并无分身之术,若是死在那墓陵之舟内,便是我也断无办法救你。”

    “……弟子,弟子想一试!”延钧咬了咬牙,还是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口。

    只是说完之后,他便低下了头,似是在等待着时偃的训斥。

    但出乎延钧意料的是,他非但没等到时偃的训斥,反倒是听到了时偃开怀的笑声。

    “老师,你怎么?”延钧抬起头,神情相当意外。

    时偃见状忍不住摇了摇头,乐道:“你这小鬼,把你老师当成什么人了?我的确是希望你能顺利走到神力路线的终点,不过,连自己内心的想法都不敢面对之人,又岂有能力在神力路线上有大成就?”

    说着,时偃的神力化身拍了拍自己这三弟子的肩膀,道:“你出身炎神族,天生在神力路线上有天赋,不过想要真正踏入神力第三层次,甚至走到终点,单靠天赋可还远远不够,想去闯便去吧,不过还是需得谨慎行事,若你陨落,老师可救不了你。”

    “老师放心,弟子可没那么没用。”延钧此刻一扫之前的忐忑,眉飞色舞的对着时偃保证道。

    “你这小子。”

    时偃和青桓见状都笑了。

    事情说开,延钧的行动力也很强,留下了一具神力化身在罗峰的小型宇宙内,随后便出发朝着倾峰界的方向赶去。

    当然,这也是因为时间本就紧迫,断东河一脉已经出世,最早进入墓陵之舟的一批人都已经在参悟犀皇局了。

    为此,时偃还特意安排了雨禅行者送延钧前去。

    尽管在实力方面,延钧已经接近真神,不过在赶路,以及其他一些独特能力方面,真神还是有着自己的优势,这是生命本质方面的区别,也是宇宙之主无法触及的领域。

    总而言之,有雨禅行者的协助,很快,延钧便进入了墓陵之舟内,成为了参与考验的一员。

    而与此同时,原始宇宙和宇宙海的各方势力也如疯了一般派遣大量的宇宙之主、宇宙尊者和不朽进入墓陵之舟,试图夺得断东河一脉的传承。

    包括机械族父神,在询问时偃,并且没有被下禁令后,也派遣了许多机械族强者进入墓陵之舟。

    当然,机械族父神实际上也是为了时偃。

    “主人虽然闯过了轮回,不过这断东河一脉也并不简单,若是能夺到手中,想来即便是对主人而言也有助益。”

    至于机械族那些尊者、不朽和几名宇宙之主的性命,在机械族父神心中那杆秤上的份量则是轻了许多。

    由于影之神殿多年的推手,如今的原始宇宙比起原本的历史上要更加强大不少,因此原始宇宙各族派遣的阵容也格外豪华,并不亚于绝大部分宇宙海的那些老牌族群。

    至于断东河的虚幻意识对此则是乐见其成。

    毕竟前来参悟犀皇局的人越多,他才更有可能筛选出一位最有天赋和悟性的传承者来继承断东河一脉。

    “嗯?”

    掌控大局的断东河忽然眉头一皱,目光隐晦的瞥了一眼认真参悟犀皇局的延钧一眼:“这小家伙竟然有基础?难道曾经参悟过犀皇局?”

    身为墓陵之舟最后一任主人,在新的传承者出现之前,这虚幻意识便是墓陵之舟的最高权限者,对于墓陵之舟内的一切也是绝对掌控,包括所有参与传承的修行者的参悟进度。

    犀皇局,前面的123局是用来给解局者参悟规则的,是完美解局,也最为简单,因此断东河也没有禁止那些同族的传承者互相透露规则。

    因为他相信,真正有足够天赋悟性的超级天才,参悟前123局那一点时间带来的劣势在他们面前根本微不足道。

    但延钧却不同,他可不是从第124局开始参悟的,这显然说明他曾经接触并参悟过犀皇局。

    “宇宙海的小家伙,竟然能接触犀皇局,的确是机缘不凡……莫非是与雷衣提到过的那位时光兽神有关系?”

    断东河借雷衣魔神之力出世,自然也向他打听过当今宇宙海的局势。

    雷衣魔神逃入倾峰界核心之地很久了,不过在他遁逃之前,时偃便已经踏入了永恒真神,小型宇宙的尺寸与如今无异。

    这般异象可是宇宙海闻所未闻之事,雷衣魔神当然同断东河的虚幻意识提过。

    而作为曾经起源大陆的强者,断东河也当即明白,这位时光兽神是一位踏入了永恒真神境的超级强者,与陨落之前的断东河站在同一高度。

    这样的强者能拿的出犀皇局也很正常。

    当然,他是断东河一脉的传人,并不觉得随便一个永恒真神实力都能媲美自己,但他却知道,以时偃修炼时间之短暂,潜力绝对非同一般,将来踏入混沌境,一举称圣绝非不可能。

    “可惜,若是那位时光兽神未曾去闯轮回,将断东河一脉托付于他或许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断东河的虚幻意识暗道可惜。

    即便是断东河这样的传承,也是每隔多代才可能出现一位称圣层次的传承者,有潜踏入混沌境的天才强者,继承断东河那是绰绰有余。

    当然,断东河只是稍微感叹了两下,倒没有太过纠结,只是格外关注了延钧几分,想看看这个与时光兽神有关系的小家伙能走到哪一步。

    “要不要修改一番他的标准……”断东河略微沉吟。

    毕竟延钧在犀皇局的参悟上有些基础,按照一般宇宙之主的参悟标准,延钧无疑是占了大便宜。

    “既然是按天赋选拔,也就不必那么死板。”很快,断东河有了决定,暗中传音给延钧,提高了他的解局要求。

    延钧原本还有些后悔自己之前没有把太多心思放在时偃传给他的犀皇局上,如今被断东河的虚幻意识私下传音,倒是让他心中少了些后悔。

    时间流逝,参加断东河传承的诸多修行者也渐渐分出了三六九等。

    总归真正的超级天才都是有数的,很快,除了少数几位参悟速度较快的,其余大多数人都掉了队。

    尤其是几位亲自前来的真神更是苦逼。

    作为真神,犀皇局对他们的要求本就最高,参悟起来相当艰难。

    作为过来人,断东河十分清楚创生小型宇宙时那短短片刻的混沌衍变对修行者的助益有多大,因此对这些真神们的要求也几近苛刻,务必要他们展现真正的天赋悟性。

    这下几位真神都糟了大罪。

    平时他们在宇宙海高高在上,宇宙之主完全不被他们放在眼中,宇宙尊者和不朽更是宛如蝼蚁。

    可如今在这墓陵之舟中,他们在断东河的虚幻意识眼中价值怕是还比不得那些宇宙尊者、不朽。

    几位真神互相对视了一眼,俱是苦笑不已。

    然而事实并不随人的意志改变。

    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领先的修行者越发和后面的人产生了断层差距。

    尤其是原始宇宙人类族群的罗峰,和东帝圣地的那位碧血尊者。

    至于延钧虽然也是参悟进度最快的那一批,却与这二人有着一定差距。

    “不愧是老师看重的天才,的确是不凡。”参悟之余,延钧也分出了些许注意力观察着罗峰,也从头到尾看完了宇宙海各族对罗峰的针对。

    人类族群虽然在原始宇宙强势,可放到宇宙海,只能算是比较强的势力,面对各个势力的针对,人类高层如巨斧创始者、混沌城主等虽然愤怒焦急,但也无可奈何。

    好在罗峰手段的确不凡,纵然被针对,却并没受到多大影响,甚至还因为犀皇局的进度达标,得到了断东河的保护。

    延钧知道罗峰的底细,清楚他如今还是一位宇宙尊者,在这种独木难支的局面下还能脱颖而出,的确是令人惊艳。

    “我不如他。”延钧暗自摇了摇头:“看来这一次断东河一脉的传承,很可能会落到这罗峰身上了。”延钧的目光扫过几位进度最快的传承者,心中有了自己的判断。

    虽然东帝圣地的碧血尊者目前进度与罗峰一致,不过同为宇宙尊者,每一次都是罗峰先突破,碧血尊者则是晚上一步,更别说碧血尊者还有东帝的倾力帮助,以延钧的视角来看,碧血尊者虽然不错,但与罗峰相比还是差了一些。

    很快,三万年期满。

    断东河干脆利落的替雷衣魔神解决了神眼族,而后给了诸多至少达到第一阶段的传承者一个选择,放弃,或是最后一搏。

    成功者将会继承断东河一脉,放弃者则可以保下性命,至于失败者,则会彻底陨落,成为庆祝断东河继承人诞生的花火,而且是灵魂凐灭,连分身之法也无用。

    “可惜了,没能进入第三阶段。”延钧无奈摇头,心中有些不甘。

    其实按照正常宇宙之主的标准,他已经算是达标了,但奈何断东河单独提高了他的标准,最后还是卡在了第二阶段,以区区几局的差距没能进入第三阶段。

    “那么,做出你们的选择吧。”断东河的声音在墓陵之舟内回荡着。

    延钧略一思索,还是选择了放弃。

    虽然他是很想得到断东河一脉的传承,但眼下他和那人类罗峰,以及东帝圣地的碧血尊者都有一定差距。

    况且断东河这传承既然分不同阶段,想必真正接纳传承时,也会有些区别对待。

    如此一来,不同阶段的传承者,差距恐怕更大,理论上来说也有一线希望能继承断东河一脉,但其实只要理智一些便都能想到,这所谓的“一线希望”水分有多么夸张。

    他是要来闯荡一番,逼自己一把,却没想送死。

    尤其是不久前,断东河还借着为雷衣魔神报仇之机示威了一番,对于断东河能否拿捏在场的传承者,根本没有任何人会怀疑。

    想清楚后,延钧便干脆利落的选择了放弃。

    不过像他一样决定放弃的传承者却只是少数,尤其是第二阶段的传承者,放弃的人更是寥寥无几。

    罗峰与碧血尊者且不谈,其他第二阶段,甚至绝大多数第一阶段的传承者都决定冒险一搏,毕竟断东河传承的诱惑当前,哪怕是九死一生,很多人也心甘情愿冒险一试。

    延钧等数十位传承者在断东河的催促下离去,而其余三百余位传承者则进入了最后的传承阶段。

    “……怎么样,师弟,此番体验如何?”

    墓陵之舟外,退出了断东河传承的延钧飞了出来,很快便接到了青桓的传讯。

    避开了他人的视线后,不多时,师兄弟二人便会和一处,造型奇异的飞舟出发,师兄弟二人也在至宝内交谈了起来。

    “别提了,大师兄。”延钧苦笑一声:“我本以为有老师教导栽培,论天赋,我也应当是最顶尖的那一批,没想到这犀皇局解局,我还是差了一些。”

    “这可怪不得你。”青桓闻言却是摇头:“老师都说了,犀皇局每过一千局是一个关键瓶颈,你本已突破四千局,达到五千局也只是时间问题,最后你解局4633局,距离4800局的要求也仅有一步之遥,实在是可惜了。”

    按照断东河的考验标准,宇宙尊者,每一千局为一个阶段,宇宙之主,每一千五百局为一个阶段,至于真神便是每两千局一个阶段。

    看起来差距挺大,但是考虑到不同阶段间的境界差距,其实还算合理,尤其是真神看似被歧视,但其实只要有真神能进入第三阶段,便算是达到了6000局的要求,而弱一些的修行者可没这种待遇。

    至于延钧,虽然他是宇宙之主,不过因为他参悟犀皇局有基础,断东河便安排他每个阶段比正常的宇宙之主标准提高50局。

    换句话说,他突破1550局算第一阶段,突破3100局算第二阶段,以此类推。

    所以实际上,延钧最终解局4633局,距离4650局只差17局而已,且并非是瓶颈之局,只要再给他一点时间,便足以突破第三阶段。

    只可惜差一步就是差一步,延钧也不至于在此事上狡辩。

    “师兄你就别安慰我了。”延钧无奈摇头:“确实技不如人,我无话可说。”

    不过青桓却并不赞同:“师尊也说了,犀皇局虽然是远古文明测试悟性的最佳手段,但犀皇也只是一位修行者而已,虽然是超级强者,但他创出的犀皇局却并非适宜所有人,有些人天资卓绝,却并不擅长解局,这也是常有之事,你又何必妄自菲薄呢?”

    听青桓如此说法,延钧不由一怔,随后稽首道:“大师兄金玉良言,确实是师弟钻牛角尖了。”

    “这便对了。”青桓澹笑道:“原始宇宙天才无数,老师如此人物能选中你,你若看轻自己,岂不是在说老师看走了眼?”

    说罢,他便摆了摆手,也不等延钧再说,只是继续道:“走吧,随我回老师的小型宇宙一趟,我猜你也有很多疑惑想要请教老师吧?”

    延钧闻言不由嘿嘿一笑,道:“大师兄果然英明。”

    “少拍马屁。”

    二人一路闲谈着,没过多久,便回到了时偃的小型宇宙内,将延钧留下后,青桓却是神神秘秘的离开了小型宇宙。

    时偃也没有问自己这大弟子什么,这是专心指点起了延钧。

    认真参悟犀皇局让延钧受益良多,在修行上也有了一些新的感悟,时偃便顺势指点了他一些,延钧有所感悟,神体基因倍数竟是增加了些许,也算是意外之喜。

    而另一边,断东河一脉的传承很快有了最终消息。

    诸多接受最终传承的传承者陨落,各方势力互相一通消息,很快便将目标锁定了原始宇宙人类的银河领主“罗峰”。

    将断东河传承视为族群超脱希望的各族强者疯了一般出手欲要劫杀罗峰。

    包括两大圣地都忍不住出手。

    “原始宇宙,银河领主……来自那个地方的珍贵传承,不知与我得到的那一份传承哪个更珍贵一些。”

    宇宙海,无尽混沌气流间,一座有些眼生的宫殿至宝正在极速穿行着,仅仅看其速度,便能判断出,这宫殿至宝的主人必然是一位真神存在。

    不过片刻,原本在极速前进的宫殿至宝却陡然停在了半空之中。

    而一艘造型奇异的飞舟则是缓缓从混沌气流中飞出,拦在了宫殿至宝前。

    “冬翎前辈,还请出来一叙。”

    青桓的声音从飞舟中传出。

    片刻后,一道浑厚的女声从对面的宫殿至宝内传了传来:“烽天小鬼,你在这里拦住我,是准备做什么?”

    漫长时间过去,“烽天之主”这个青桓曾经的名号早已不显,整个宇宙海也没几个人会这么称呼他,不过显然,冬翎山主是其中一位。

    听出了对方不快的语气,青桓却没什么反应,只是依旧彬彬有礼道:“前辈误会了,晚辈可是来给冬翎前辈说明情况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