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美文小说 > 从垂钓诸天开始TXT下载 > 从垂钓诸天开始 > 第七百二十五章金弓银箭,血海通道(求订阅)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七百二十五章金弓银箭,血海通道(求订阅)


    六十年一遇的血海暴动,类似的“誓师大会”在许多地方上演。

    川阳楼,元州最大的酒楼。

    景天阁少阁主,景辰在此地宴请诸雄,宣誓铲除血魔。

    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向着边关出发。

    他气质冷清,白衣如雪,左掌握剑,负手而立,伫立在船只上,静静看着倒影冷月的流水,仿佛与船只、明月、河水组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融洽无比,排斥着外物!

    与其同行的女子也极为惊艳,其延颈秀项、纤腰轻束、姱容修态,仪态端庄之中透着几分高傲与冷漠之意,那宛如万古寒冰般冰冷眸子,一袭白裙,即使近在迟尺,依旧让人觉得难以靠近,给人一种千里之外的疏远感。

    呼~~~

    清风送爽,江面莽莽,涛声依旧,得见茫茫。

    他们一路骑乘到江边,随后换船跟上早已盯上的一队前往边荒支援的部队。

    根部玉虚神算得出来的结论,他们的完成任务的目标就是这一队中。

    姬昊倚靠着白玉照月驹,望着远处零星的渔船粼光,听着耳畔江湖闲客的粗豪之音,一时有些失神。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闲过信陵饮…”

    道音悠长,如天外擂鼓,杀气肆意,在江面荡起涟漪,他袖口真气一动,卷着玉瓷茶杯便落入了掌中,尚温,余有鸟鸟白烟。

    入口甘甜微涩,犹有回味,可入心头,可下忧愁,不负杜康之名。

    是一位大高手……昊辰脚步放缓。

    “不知兄台是否也是去往血海边关去斩妖除魔,同去可好!”昊辰大声喊到。

    “固所愿,不敢请耳!”姬昊一笑带着阮玉书很顺利的加入队伍。

    这方世界唯一的好处就是没有界奸的存在,因为血海侵染人的意思,只会将人化作血海的养分。

    是以,整个世界都团结在一处,虽有人拖后腿,但总体上是好的。

    没错,即便是面对灭界的危机,也是有人为一己之私而不顾大业,大玄皇朝传承至今已有五百年,而血海已然延续千年。

    早已与此界并存,许多人认为血海之乱没有那么重要,安心玩了就是,不管他们的事情。

    这便是人类的根劣性。

    一路上,景色越来越荒凉,好像生命力被什么东西抽取了一样。

    由森林遍地变成荒芜之地,将天地铺上一层血色。

    南荒,一处活火山之中。

    在火山的岩浆的上方,滚滚白气山口喷涌而出,整个人好似即将喷发的火山,蕴藏着无与伦比的力量。

    走进一看,那洞口中并非是预想中的岩浆,而是血,滚烫沸腾的鲜血。

    时不时有鲜血自其中喷涌流淌出来,也有血液自地脉中流淌,形成一方血河。

    沿着流淌猩红之水的河流前进,沿路小心翼翼,借着姿态诡异的漆黑树木、巨石等躲避,寻觅着可以下手的对象。

    这里便是所谓的血海通道,数不尽的血水自其中流淌,污浊天地,凡事被它所侵染的东西,都会失去理智,无论是人或者动物。

    都会发疯似的破坏周围的一切,而他们自己死后,则是会重新化作血水,随后继续污浊一切。

    直到占领整个世界!

    “师父,这里地势真的好可怕。”人群中一名小道士高坡上,眺望远方。

    这是举界之战,由大玄皇朝为主,派发了十万大军长时间镇守,阻挡血海的扩散,由江湖高人与军中大将定点击杀一些强大的血魔。

    如此千年暂且无恙,与魔坟世界类似。

    如今又是六十一遇的血海扩张暴动的时机,无论是江湖势力还是太玄皇朝都派遣大量高手前来镇压动乱。

    他的师父是名白发苍苍的老道士,背着巨大无比的乾坤盘,身怀梅花签,看上去有些搞笑。

    “据说这里的地势原本不是这样。”老道士悠然远望。

    小道士闻言愕然:“不是天然形成?”

    这血海的入侵之前也是一件绝密之时,如今千年过去,该知道的差不多都知道了。

    只有一些小孩子,大人没有告诉他们。

    山势地貌还能人力改变不成?

    在他的认知中

    纵使历代太玄巫王,或者获得“天主”称号,霸临当世的强者,亦只能引来异象,改变附近,哪能影响整个山脉的地貌?

    “是啊?”

    “这是否为真,我等也不晓得。”

    老道士叹了口气:“传闻上古之时,血海入侵,有一位大人物护卫此界,斩断联系,但那位大人物也就此逝去,残余的部分血海组成了如今的血海碎片,已经失去那股侵略感,自那以后,山脉交感,如活似生,年年挪动,六十年一爆发,仍旧不断在侵蚀世界,终于形成了目前的格局。”

    “师,师父,这是神话传说吧?”小道士听得目瞪口呆,仅是一道残片,就能引得山脉移位,无数武者惶恐不安,这该是何等的大人物?

    “真的有传说中的仙神吗?”小道士紧跟着问道。

    “不知道,这不是我们这种凡人应该只晓得。”老道士说道,看着小道士低落的神情又继续说道:“不过大抵是有的。”

    “真的吗?!”小道士说道。

    老道长点点头:“传说这一界初被血海入侵之时,世界倾轧在即,有人仙人持仙人遗宝,打败了接引血海的生灵,只可惜哪一战是两败俱伤,仙人遗宝也不知所踪。”

    老道长摸摸了背后的罗盘,心中有些哀伤。

    “好厉害啊!”小道士满眼星星的赞叹道,心中不明生出一丝喜悦之情。

    “行了,我们只不过是一个小道士而已,为镇压血海尽一份力就好,其余的事情,不要想太多。”

    小道士点头,也朝着前方走去,没有注意到身后老道士眼中的复杂之色。

    一行人向着血海的源头进发沿着火山口的地脉前进。

    这一处血火山乃是血海的节点之一,他们负责在这一片区域清理血魔。

    而像他们这样自发组织的队伍还有许多,这也是此界能够压制血海千年的原因。

    一代又一代奋不顾身的牺牲,才换来一时的安宁。

    “轰隆隆!”

    “诸位同道小心,血海开始暴动了!”为首的老者对着众人说了一声。

    “吼吼!”

    一道巨大的黑影自血火山一跃而起。

    “血魔来袭,大家小心。”

    这头血魔足有一丈高,双腿粗长,手持沉重异常的魔刀,周身黑气翻滚,浓郁得让看不到细节。

    他身边还有一个鱼类,三尺长,鳞片幽绿,缝隙里长满黑毛,唇内有着一圈锋利的牙齿。

    那血魔一身气息不逊色于九窍强者,而他们这一群人,最强的当属那个白发老者和那个老道士,也仅仅是比肩八窍而已。

    “联手,先击杀那头鱼!”

    老道士与白发老者同时出手,真气流动,火光与青芒同时绽放,神秘的纹路在他们脸上浮现。

    这一界的修士,修行上古巫道,在体内刻画巫文,组合类似阵法的

    在上古时代,这条道路也曾作为人类最初的修行法,不过后来天尊传下道门,更优秀的法门取代了一切。

    “出现了,祝融巫文与春之巫文。”

    “传说中的十二道本源法相巫文之一,修行至巅峰可以化作祖巫法相。”有侠客惊呼道。

    但实际上在姬昊眼里,这些不过几个刻着纹身的老年黑社会。

    赤色的琉璃火焰,与青色的春之风同时出现,风助火势,祝融真火大盛。

    祝融神火一出,万火臣服了,天地色变,不比某村长眼睛械斗中的火遁,这里的火焰,可是真的能够烧死人的。

    鱼头怪直接被火焰焚烧,发出香气,大半身躯焦黑,被碳化。

    “吼吼!”

    就在这时,遗址猩红的手贯穿黑毛鱼的身体,正是他身边的血魔,它们可没有什么同伴意识。

    “轰隆隆!”

    血魔三下五除二便将黑毛绿鳞鱼啃得血肉飞溅,只剩一根大骨,满嘴都是猩红。

    “吼吼”

    血魔吞噬鱼头怪,仰天长啸,拍打着自己的胸口,气势再度上涨,看的老道士一阵发寒。

    黑红的眸子突然看向他们,眼中尽是疯狂与暴怒。

    他们这些人的气机,在污秽堕落的环境里,被整个世界排挤,就像黑夜里的萤火虫,那样鲜明,那样醒目。

    “小心,眼前之魔已经媲美神临级别的强者了!”老道士提醒道。

    “小心一点,我去斩他!”姬昊对着阮玉书说道。

    “少侠小心!”

    蹬蹬蹬,一道身影自人群中冲出,姬昊右手持天刀,九道清气归一,双腿用力,八九玄功淬炼的宝体发挥至巅峰,像是沉重战车,碾压向血魔。

    血魔当即警觉,转过身,魔刀一扬,便噼向姬昊,刀气缠绕着血雾,宛若血海的咆孝。

    它身高一丈,与姬昊相比,就像是半截山峰,让人产生无法战胜无法击败的感觉。

    另只手拎着的大骨棒因为悍然砸下,带着腥气的风压,令人胆寒。

    铮!阮玉书目光专注,右手急扶,弹出天龙八音中的“夺”音,血魔顿时一愣,大骨棒停留在半空中,元神震慑,似欲被夺。

    姬昊抓住这个机会,身如幻魔,诡异一折,挑开血魔的大刀,到了血魔面前,暴喝一声:

    “杀!”

    大雷音吼荡开,血魔身体打了个哆嗦,再一次被沉默。

    “轰隆隆!”

    虚空生电!

    道道紫雷,天刀合一,虚斩九次,每一刀都似原处震颤,如同残影,层层压缩,带出响亮轰鸣。

    姬昊版,天打五雷轰!

    轰!

    九道紫电如龙,噼里啪啦不断,首尾相缠,化作滚滚车轮,噼在了血魔身上。

    轰隆!

    天雷除邪,血魔周身魔气完全被噼散,身体彻底露出。

    他通体长满黑鳞,像是一只蜥蜴,体表出现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刀痕,附近道道紫色雷蛇游荡,不断地击碎着恶心鳞甲。

    血魔刚从大雷音吼中恢复,又陷入了强烈麻痹。

    与此同时,姬昊的另一只手也挥出,掌心吐出一道真气,九韶顶音剑出鞘,一道寒光照亮阴暗的血海,带着圣洁光芒,遥遥斩向血魔。

    音剑发出嗡鸣,震动九霄。

    音波携带真气,过处之处血气消散,化成片片黑雪,像是纸张烧掉后的灰尽,缓缓散落。

    剑光斩中麻痹的血魔,让刀痕加深,穿透了身体,暗红之血喷出,还未落地,就已结成飞灰,像是被烧完的废纸。

    “冰封千里!”姬昊舞剑,九韶定音剑上升气幽暗色的光晕,血水也是水,姬昊挥剑……

    一道剑气破开血浪将眼前的事物冰封。

    “卡察”

    血魔被冰层笼罩,但主场优势仍在,被化作冰块的依旧是血,发力挣扎,吱嘎作响,撕扯出明显裂痕。

    “走你!”

    姬昊可不会坐视他恢复,趁他病要他命,刀剑合一斩破防御要直接一波带走对方,他可不是赛亚人。

    跨海击沧海,噼山裂冰洋,从眉心划到了喉咙。

    啪,血魔脸上的薄薄冰层当即破碎,可它的头颅也随之裂成两截,黑色浆水涌出,所创严重的元神往体内钻去。

    只要血核不灭,元神便不会被毁灭,他便可以在这万丈血海中重现真身。

    魔气裹挟着血核飞出血魔体内,要投向血海碎片中重新孕育。

    “阻止它!”老道士赶忙追上去。

    忽然琴声响起,琴声时而厚重,时而清越,恰似高山流水,意境深远。

    阮玉书芊指一挑,琴声突地高亢,却不显刺耳。

    突然,琴声一下变得高亢,那魔气暂停在空中。

    琴声越来越高亢,越来越激烈,越来越急促,那黑色的气流也在也随之变化。

    漆黑的气流明显是他的元神,在琴音中断断续续,无法回到血海之中,甚至连维持形体都做不到,血核也被掉在地上。

    铮!

    古琴发出一记破裂般的杀伐之声,几有穿透金石之能,黑色的气流层层崩溃,消亡在天地之间。

    “这枚血核乃是阁下所获得的,利用秘法消除其侵蚀性,也是一大造化。”老道士略带羡慕的将血核拾起交给姬昊。

    姬昊则是把玩着血核,感受着其中的构造与本源之力,默默运转八九玄功尝试

    八九玄功这一门功法对比其他绝世神功,略显平庸。

    各方面都很强,体魄元神道法都达到一个巅峰,但比起专精一向的绝世神功就差了一筹。

    但却有一个姬昊最为眼热的地方,那就是变化之功,欺瞒天地,改变本质,九幽仙界这样的大世界都分辨不出来。

    造化圆满之后,运转八九玄功,立身九幽,便可达到伪彼岸的程度,感悟更高境界,属实是居家旅行,提升境界必备。

    这样的绝世神功,也唯有掌握了诸天万界所有法则与隐秘的元始天尊做得到。

    一些人眼中都冒着贪婪的目光,可碍于姬昊与阮玉书表现出来的实力,不敢妄动。

    这也是如此多武者前仆后继赶来血海的一个重要因素,为此产生了诸多人性悲欢离合。

    虽然危险,但只要能够得到一块血核,便可以飞速进步,在体内刻画出更多的巫文。

    千年的时间,他们也开发出来血核的利用方法。

    血海碎片虽然危险,但也有无尽造化,如同海贼中的秘宝,危险,但又引人。

    这便是文明的力量,不断发展进步,过去的事物在这股力量面前,都将化作齑粉。

    “轰隆隆!”

    突然地动山摇,血海碎片形成的血火山口喷涌爆发。

    “来了,六十年一次的血海暴动!”老道士抱紧背后的罗盘,心中坚定之色一闪而逝。

    幽幽暗暗,最先映入姬昊眼睛的是一条扭曲的裂缝,它像是僵而不死的蜈蚣,努力地扩张着虚空的伤口。

    透过裂缝,姬昊看到了弥漫的血色,里面隐约呈现出山川轮廓,日月星辰。

    与此同时,强烈到无法想象的邪恶气息荡漾而出,即使是老道士这样的强者,也忍不住浑身颤栗了一下。

    “不对劲,这一次的血海暴动太不对劲了?”

    “千年之期,一千年这个数字,可不太吉利啊!”老道士掐指一算,想到了什么。

    “六十年一暴动,那一千年会是什么?”

    姬昊则是表现平澹,看着姬昊临危不惧,众人也逐渐平复下来。

    “若是想要离开,那便快点走吧。”姬昊侧目对着身后的众人说道。

    一些人相视一眼,纷纷低着头离开了这里,他们来此地更多的是投机取巧,为了血核而来,剩下的则是一脸坚毅,显然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

    感受到那股独特的法理,默默运转八九玄功,试图适应这里的法则。

    “九幽?,还是血海……”姬昊低低的自语在安静环境下传得很远。

    血魔吗?

    “这个时间段……应该还没有被杨戬斩杀…亦或者从一开始就是,只不过是在演戏呢?”

    “这个任务,我也很好奇啊。”

    就在这时,一只巨大的手掌从黑气里钻出,握住了裂缝!

    “食物……”悠长的波动,侵染他们的识海,让他们知晓其中的含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