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破事精英之胡强的决断TXT下载 > 破事精英之胡强的决断 > 344 我这纯粹是为了大家好!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344 我这纯粹是为了大家好!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蓁,不,叶博士,我这次真的是进退两难,除了想到您,实在想不到别的招了,能不能帮我这次,求求了!”

    本来还在皱眉沉思的叶蓁蓁一愣,然后噗嗤一笑:“好好的,突然叫什么叶博士,取笑我呢?”

    “没没没。”胡强连忙双手乱摇,“尊重,纯属尊重,是敬称。”

    “还是叫我蓁蓁吧。”叶蓁蓁笑道,“叶博士,听起来怪怪的,总感觉是在讽刺我。”

    “绝对没有!”胡强一脸严肃,“既然你不喜欢,那要不……蓁蓁妹子?”

    “意……!”叶蓁蓁两手互相搓了搓胳膊,“好肉麻,再这样我走了。”

    “别别别。”胡强连忙道,“是我的错,叶小姐,不,蓁蓁,好蓁蓁,这总行了吧?”

    叶蓁蓁摇摇头:“看你这样子,看来是真的急了。”

    “可不嘛!”胡强一拍大腿,“你说说这,本来好好的,突然就找到我,然后我出于好心,就当帮同事一个忙,谁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搞的我下不来台。”

    叶蓁蓁笑道:“其实要我说,那个克丽丝虽然也有点小毛病,但整体来看人不错,而且人家都肯不要你的车子、房子跟彩礼,也不嫌弃你结过婚带个女儿,自己出房子车子跟嫁妆。

    这年头,这么好的事儿可不多了,要不然,你干脆从了得了。”

    胡强一愣:“不是吧,这你都知道了?”

    “是啊。”叶蓁蓁点点头,“白阿姨都跟我说了。”

    “白阿姨?”胡强瞪大眼,“谁啊?”

    “就是你那个克丽丝的妈妈啊。”叶蓁蓁笑道,“人家姓白,你不会不知道吧?”

    胡强摇摇头:“这个还真不知道。”

    “不是吧。”叶蓁蓁道,“你都带着人家玩了一天半,还跟人相处那么久,竟然不知道她姓什么叫什么?”

    “真很奇怪么?”胡强道,“我跟那位阿姨接触的时候,基本都有别人,而且我一直叫她阿姨,她没主动跟我说她叫什么,我自然也不去问啊。”

    “行了,咱不说这个了。”叶蓁蓁笑着摇摇头,“老胡,我之前说的提议,你觉得怎么样?其实那女孩子挺好的,要不然你干脆假戏真做,跟人家处得了,说不定是个好姻缘呢。”

    “你打住吧!”胡强连忙摇头,“不可能的。”

    “为什么不可能?”叶蓁蓁问,“我真觉得挺好的啊。”

    胡强叹口气道:“叶,不,蓁蓁啊,你可能一直家庭环境优越,加上人漂亮,智商高,从小顺风顺水,周围看到的、听到的以及接触到的,也基本都是好人好事儿。

    毕竟你条件在那里,你的生活环境也不会差,自然一切都是风和日丽,阳光遍地。

    可实际上,真正的生活不这样,也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略微一顿后,胡强继续道:“就拿我这个同事克丽丝来说吧,我其实跟她根本不是一路人。”

    “为什么啊?”叶蓁蓁问。

    胡强微微一笑道:“克丽丝来的比我稍晚点,也有六年多了,我则在公司待了整整十年。

    虽然之前我俩基本没啥交集,但我之前的上司是丽萨,而她一直是丽萨的秘书,所以我们也算是互相认识的关系。

    如果我俩能来电,早就在一起了,何至于等到现在。

    就算现在,我也很清楚,克丽丝从来就没看上过我,打心里没正眼瞧上我。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这次她想要找人假扮男朋友的时候,特意找上了我。”

    “这有问题么?”叶蓁蓁问。

    “问题大了。”胡强道。

    “蓁蓁,你不太清楚我们公司,我们那个万兽是个大集团,这集团一大,你懂的,人多事儿多麻烦多,加上都在一个办公大楼,动不动就容易起流言传八卦。

    我们这里属于第三事业群,丽萨这个总监,名义上是二把手,其实很多时候都算是一把手。

    克丽丝是丽萨的秘书,位虽卑,权却重,好处当然也多,所以多少人都盯着这个位子呢。

    因此,克丽丝平时在公司里,都是笑脸迎人,温声以待,对谁都不恶言恶语,风评那是有口皆碑。

    这样的人,如果不是天生这样,那就是装的。

    她为什么要装呢?因为生存需要啊!

    身为高级负责人的秘书,她必须注重自己的名声,所以她是不可能容忍自己名声有污,传出什么绯闻的。

    因为那样的话,丽萨也保不住她,就算不辞她,也肯定要换人。

    然后,克丽丝这次因为她父母突然来上海,搞了个措手不及,她母亲又脑溢血过,身体不好,受不得刺激,所以她急切之下才找到我,想要让我陪她演一出戏,把父母应付过去。

    问题来了,她为何找我呢?

    是喜欢我么?明显不是啊。

    要真喜欢我,或者对我有好感,何至于等这么久?

    所以,其实她是觉得我这个人够老实,好拿捏,好控制,事后只要稍微威逼利诱一下,甚至只需要说点好话,我就可以乖乖闭嘴,绝对不会出去乱说。

    归根到底,是我这个人比较安全可靠,所以才找上我,并不是她对我有什么好感。

    其实我也知道她的想法,不过考虑到她是我上司的上司的秘书,我也不好随便拒绝她得罪她,加上也确实是好心,才肯帮她的忙。

    不过从始至终,我俩都没啥感情存在,就是一个互相利用的关系。

    然后,她的妈妈,也就是那位白阿姨,她突然要撮合我跟她女儿,而且还这么急,这多少让我有些始料未及,但仔细一想,也不是不能理解。”

    说到这,胡强再次叹口气,摇摇头道:“之前我带克丽丝的父母,在上海到处游玩的时候,我私下跟克丽丝的父亲,也就是袁叔叔聊过天,多少了解了一些白阿姨的情况。

    白阿姨之前脑溢血过,这件事呢,克丽丝是知道的。

    但其实那次脑溢血情况很严重,差一点人就没了,只是他们老两口不想让自己女儿担心,不想让她丢工作,才说的轻描澹写,所以克丽丝并不知道实情。

    然后那次脑溢血过,好不容易修养大半年,终于出院了,结果没多久,又脑梗了一次,又去住了半年多的医院。

    这位白阿姨之前,一直是长期住院,万幸都闯过来了。

    可是出院之后呢,考虑到白阿姨的动脉硬化比较严重,医生建议保守治疗,也就是吃点药维持,可什么时候再恶化,什么时候出事,这都不好说。

    白阿姨知道这件事后,才急着来上海看女儿,其实就是因为放心不下女儿。

    毕竟白阿姨现在的情况,看起来没啥,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咯噔一下就……”

    说到这,胡强直接闭嘴不言。

    叶蓁蓁也点点头:“我明白了,正因为白阿姨感觉自己时日无多,所以才急着来看女儿,并且急着拉郎配?”

    “对,应该就是这样。”胡强道。

    “要不然的话,以我的条件,白阿姨怎么可能跟我见了没几面,就突然开始撮合我跟她女儿,而且还说话那么好听,要求那么低,甚至认识不过三天,就着急忙慌的拉着女儿来我家?

    白阿姨的这些行径,完全不合理嘛!”

    “没错。”叶蓁蓁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胡强道:“你看啊,正常来说,就算是所谓的丈母娘看女婿,看我顺眼了,那也不可能突然降低这么多要求。

    在明知道我结过婚,没什么钱,还有个女儿跟老妈要养的情况下,还坚持要把那么优秀的女儿推给我,不要彩礼不要房子不要车子,嫁妆她们出,甚至还打算出钱在上海买一套房,送给我们当婚房。

    这些条件太好了,好的简直像做梦,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

    叶蓁蓁笑道:“既然如此,你干嘛不顺势从了啊,只要你答应了,老婆房子全都有了,不好么?”

    “别取笑我了。”胡强白了叶蓁蓁一眼。

    接着,胡强叹口气道:“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人家买的房子,那必然是婚前财产。

    克丽丝多精明的一个人,她跟我没啥感情,本来也没想跟我在一起。

    都是听了她老妈说,只要肯跟我结婚,就把克丽丝买的那套房的贷款还清,还会在上海多买一套房送给我们当婚房,她这才转变观念,同意跟我谈下去。

    其实,克丽丝并不是真觉得我好,她只是想要讨父母欢心,借此得到那两套房。

    一旦她房子到手,肯定会想办法跟我离婚。

    到时候,我什么都得不到,就只得到一个二次离婚的经历。

    当然,或许不会马上离婚,但克丽丝的情况吧,我现在算是领教了。

    她公事上很不错,表现的很得体大方,可私下里其实是个很,怎么说呢,有点自私的人。

    我发现她私底下不喜欢考虑别人的感受,不喜欢别人忤逆她,心里都是自己的利益,而且越亲的人,她越不关心,或者就算关心,也是流于表面。

    我不是说她对自己父母不好,而是她吧,太过注重自己的事业,对自己父母的关心太少了。

    要不然,她也不至于来上海这么多年,几乎都没回去看过二老,还得让二老大老远的来这边看她。

    因此,哪怕白阿姨给的好处再多,我也不会跟克丽丝虚与委蛇,更不可能假戏真做。

    首先克丽丝不会真瞧得起我,其次我也受不了克丽丝私底下的脾性,与其以后成仇,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开始。

    这样的话,大家可以继续维持表面友谊,见面都能笑一笑,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出来,藏起自己的阴暗面,这才是最好的情况。”

    叶蓁蓁点点头:“这么说的话,也有道理,毕竟人前人后是不一样的,能接受人前的对方,未必能接受人后的对方。”

    “说的没错!”胡强笑了笑。

    叶蓁蓁略一皱眉道:“可是如果这样,你让我假扮你的女朋友,现在就上去跟他们说清楚,当面拒绝他们,这会不会不太好啊?

    你这样做,很容易刺激到人,万一让白阿姨犯病就坏了。

    我想,你应该先陪着他们继续演戏,先顺着他们点,等把白阿姨哄走,你再私下跟那个克丽丝摊牌,把事情说清楚。

    到时候,你把白阿姨的真实病情,还有白阿姨的真正期盼,都跟那个克丽丝讲清楚,让克丽丝真正明白她父母的痛苦跟苦心。

    克丽丝就算再自私,也毕竟是他们的女儿,之前的自私自利,可能更多是被迫的,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在这里生存下去。

    但如果她知道自己母亲的真实情况,她一定会动容,一定会回去跟自己的妈妈好好谈谈心。

    等她们谈过心,母女的心结解开了,也明白你的心意跟难处了,自然也不会逼迫你了。

    如此一来,你可以脱身,她们母女的感情更上一层楼,白阿姨也不会因为情绪激动而出事,算是皆大欢喜。

    所以你看,用这种方式处理,会不会更好一点?”

    胡强眼皮跳了跳,一时之间很无语。

    废话,他原本也是想这么做的,可谁让系统突然跳出个操蛋的任务呢。

    任务奖励那么香,明显在诱惑我,我实在忍不住诱惑啊。

    低下头,眼珠勐转一番后,胡强忽然有了主意。

    “咳咳!”

    胡强抬起头,清了清嗓子,然后一脸忧郁的道:“蓁蓁啊,我原本也是这么想的,你看我之前的做派,其实都是按照你刚才说的那种情况进行的。

    但后来我忽然想到,这个方法看似不错,其实隐患很多,你说的那个皆大欢喜,其实是最佳状态,现实中未必能如此。

    就好比墨菲定律一样,如果一件事有可能出岔子,那一定会出岔子。

    所以,我不能按照最好的结果去做,要按照最坏的结果去准备。”

    叶蓁蓁皱眉想了想,然后点点头:“这么说也有道理。

    之前我说的那个方法,表面看起来不错,但确实有很多隐患。

    所谓的皆大欢喜,确实是其中最好的一种情况。

    但整个事情的操作过程比较长,万一中间随便一个环节出点岔子,后果就不可预测,确实不太妥。”

    紧接着,叶蓁蓁看向胡强:“可你的方法也很危险啊!甚至可以说是更危险!

    如果我之前说的方法算是缓药,那你这个让我假扮你女友上去摊牌的法子,明显是勐药了。

    缓药都有可能出事,你这个勐药下去,刺激性更大,不更容易出事吗?”

    胡强眨眨眼:“额,表面看,确实如此,但你忽略了一个关键因素。”

    “什么关键因素?”叶蓁蓁问。

    胡强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啊!”

    “你?”叶蓁蓁一愣,“你怎么了?”

    胡强笑了笑:“蓁蓁,你忘了我还有个隐藏职业了?”

    “隐藏职业?”叶蓁蓁愣了愣,然后忽然恍然道,“啊,你是说,你曾经跟一个老头儿学了一身什么秘术,所以你其实是个隐藏在民间,却有一身高深本领的民间神医?”

    胡强摸了摸鼻子:“民间神医啥的就算了,其实我的隐藏职业,是民间调理师。”

    “民间调理师?”叶蓁蓁瞪大眼睛。

    胡强点点头:“你看啊,我虽然学了一身中医的技术,什么针灸推拿写方子,我都可以,但我终究没有行医资质啊,所以只能算是调理师,对外也只能说给人做做调理。

    不过,我虽然没有行医资质,但我的实际能力吗,你应该是懂的,对吧?”

    叶蓁蓁点点头:“确实,你的中医,不,调理,确实很有效,我是亲测过的。”

    胡强微微一笑:“所以啊,我想过了,与其慢慢来,不如直接在我本人在场的时候,直接把话摊开来说。

    不过在摊牌之前,我会先给白老太太做做推拿跟针灸,可以尽最大限度的保护她的血管,让她保持在一个情绪稳定的状态。

    这种状态下摊牌,可以最大限度的保证白老太太不出事。

    就算万一白老太太情绪太激动,我之前的推拿跟针灸都控制不住,我也可以及时发现端倪,及时处理。

    比如我可以用针灸及时把白老太太弄昏过去,然后再送医院。

    甚至是,我还有特效药,可以保住老太太不出事。

    总之,我在场,就是最大的保障。

    而老太太看我这么尽心尽力的帮她,应该也会放下心结,不再逼迫。”

    “这么一说也有道理。”叶蓁蓁点点头,“可如果是这样,你完全可以自己跟他们摊牌,为啥要拉上我?”

    胡强一愣,眨眨眼后道:“因为,因为……因为我一个人的话,老太太未必信,而且没有外人在,克丽丝很可能会耍赖,结果不可控。

    但让你一个外人在场,并且假装是我的女朋友,这就好比君臣左使里的左使,能起到调和气氛,压制怒气的作用。

    你看,我跟克丽丝是同事,克丽丝实际上的权力地位比我高,如果只是我跟克丽丝以及她老妈,这时候摊牌,说不定会让克丽丝恼羞成怒,指不定会出什么岔子。

    可你如果在场,你毕竟是外人,他们多少会收敛点,毕竟都不想让外人看笑话。”

    叶蓁蓁点点头:“哦,你要这么说,那我就明白了,你让我参与进来,是想借助外力,尽最大限度把事态控制在一个小范围内,减少意外发生?”

    “对,就是这样!”胡强连忙点头,“博士就是博士,一点就透,智商杠杠滴!”

    叶蓁蓁笑了笑,然后微微一眯眼道:

    “不过要是这样,那安全起见,我们不能一上来就表明关系,最好是先继续之前的普通邻居做派,然后再在互动中,故意表现的亲昵一点。

    就好像,嗯,好像之前我们一起吃饭聊天那样。

    到时候,我们在饭桌上要多聊天,甚至互相夹菜,表现的能多自然就多自然,甚至偶尔亲密一下也没关系。

    等他们感觉不对劲,开始问我们之间到底什么关系的时候,我们再顺势把关系挑破。

    没错,就该这样,就这么做!”

    听了这番话,胡强愣了愣:“不是,蓁蓁啊,为何要如此?而且,为何你看起来好像很兴奋的样子?”

    “有嘛?”叶蓁蓁一愣,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扭过头,“没有兴奋,我就是,嗯,觉得这事儿有点意思。”

    胡强无语:“蓁蓁,说正事儿呢,不是玩啊。”

    叶蓁蓁回头道:“就是正事儿啊,其实这个事情,保险起见,不能一上来点名咱们的关系,这样的话,一来容易刺激人,二来嘛,他们也不容易相信。

    只有我们先假装是普通邻居,但实际做派却过于亲密,他们心中起疑了,我们再顺势说咱们是情侣,这样才容易让人相信,而且过度平和,不容易刺激到人。

    这就是有心理预期跟没有心理预期的区别。

    有心理预期的人,当发现结果跟自己的心理预期一样,哪怕是坏消息,接受起来也比较容易,情绪波动也会小。

    但如果没有心理预期,突然出现自己不想听的消息,那心理上很难接受,刺激就比较大,情绪波动也会很大。”

    “就像打预防针?”胡强问。

    “没错,就是这样!”叶蓁蓁亮眼发亮,“所以,咱们要循序渐进,一开始不能直接说明我们是情侣,而是该吃饭吃饭,该聊天聊天,但是表现的呢,却好像我们早就是一家人,只是故意在外人面前装普通朋友跟普通邻居的关系。

    只要我们吃饭聊天的时候表现亲密一点,自然一点,不用你多说,她们自然就会怀疑咱俩的关系,然后就会忍不住发问,我们再顺势承认,这就水到渠成。”

    胡强皱了皱眉:“可如果她们怀疑了,可就是不问呢?”

    叶蓁蓁一愣,然后笑道:“那也没关系,她们不问,我们就继续,继续做更多亲密的动作。如果这样也能忍,那到时候见机行事,我主动想个办法,找个机会,就好像我自己受不了一样,主动把事情戳破,这不就可以了?”

    胡强一脸狐疑的看了看叶蓁蓁:“蓁蓁,有必要搞这么复杂么?你不会是……”

    “别多想!”叶蓁蓁一脸严肃的一抬手,“我这纯粹是为了大家好!

    你仔细相信,我的法子是不是更稳妥?”

    胡强摸了摸下巴想了想,觉得叶蓁蓁说的这个打预防针的方法还真不错,刺激性确实更小。

    “好吧。”胡强点点头,“就这么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