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进房间的时候,严以冬的意识也逐渐回笼,他首先感受到怀里温热娇软的身躯。

他垂眸便看到严夏恬淡的睡颜,严夏将他的一只胳膊搂在怀里,这样依赖的动作,让他忍不住搂紧了怀里的严夏。

他们原本就是这个世上最亲密无间的人,现在也正做着亲密无间的事情,被单下的两人赤身裸体紧紧地贴在一起。

想起昨晚,严以冬毫不后悔,他和他的女儿早已没了回头路,甚至在知道严夏很久以前就对他产生了男女之间的情愫后,他有些后悔自己那会儿为什么要逃避,为什么要躲着严夏,如果不躲着严夏,他们或许在严夏刚刚成年的时候,就做了昨晚的事情。

严以冬内心的恶魔已经被彻底释放出来,他对女儿所有邪恶下流的想法都不再掩饰。

现在的他甚至想嘲笑曾经愚蠢的自己,因为对女儿有了不该有的想法而恼羞成怒,用严厉的一面不停地推开严夏。

不止折磨自己也在伤害严夏。

明明怀里的女人是他的宝贝,他以前是怎么狠下心让她难过的。

这么想着,严以冬低下头,一个又一个温柔的亲吻犹如羽毛般落在严夏的脸上,怎么也亲不够。

像是要把过去的那几年补回来。

严夏怀孕的事最终还是被严母发现了,那天严夏一个人出去逛母婴店,在商场里偶遇了严母。

严以冬收到严夏的求助短信后便直接从公司回了父母那边。

他一进门便看到低垂着脑袋坐在沙发上的严夏,他先发制人地训斥了严夏几句,他对严夏的态度和从前无异。

因为严夏低垂着头,谁也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离她最近的严母注意到她放在膝盖上的双手手背上,有几滴水渍,知道严夏哭了。

她也不忍再责怪严夏,反而坐在严夏身边,搂着严夏安慰她。

后来不知道严以冬和父母说了什么,严父严母没有在严夏面前提起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

不过严夏从爸爸那里搬回了爷爷奶奶家里。

严以冬自然没有意见,严夏已经是孕晚期,严母这边保姆多,多个人照顾他也能放心。

几个月后严夏生下了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婴。

刚知道自己怀孕的时候,严夏很想要一个女儿,后来她跟着爸爸回了国,她就想,自己的孩子只要健康就好,所以整个孕期她都没有看过孩子的性别,就等着生产的时候开盲盒。

严夏是休学了一年回国生孩子,一年后回去继续学业。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冬夏莫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小说只为原作者汐北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汐北北并收藏冬夏莫言最新章节if.喂奶play